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八章 情未了
    “对了!”妖若仙凝了凝神,摸出了两只小小的瓷瓶,小得一把就可以将两只瓶子全捏在手里。也塞到了苗毅的手上,指着说道:“你说认识我,别人怕是不会相信,有点东西也好证明,同样也可防身。上面有标签,两种剧毒,一种名为‘钓月’,一种名为‘天蟾’,钓月是慢性毒药,中毒者不能见月光,一见月光立马化作血水,天蟾是即毒,中者会当场七窍流血,直到体内的鲜血流尽而死,这两种毒药目前我还没配出解药,你自己斟酌着使用。”

    ‘哎呀’叹了一声提起了鸟笼子,再次对苗毅叮嘱道:“你留在这里继续修炼也行,不过凭你现在的修为遇上仙侠宫的仇人怕是有些麻烦。修行修行,走走停停嘛!出去走走看看,多些历练,或许对你的修炼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当然危险也少不了。我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呵呵……”

    笑声中,飞剑从胸怀中的百宝囊中飞出,绕身三匝,化作椭圆形的透明光球,裹住妖若仙唰的激荡开上方的三色毒雾,消失在了峡谷内。

    山谷幽仄,静谧无声,苗毅呆呆的站了许久方默默的环顾四周,无尽的孤独感从四面八方袭来。手中的百宝囊别在了腰间,沉甸甸的雪亮宝剑抽了出来,光可鉴人,端详许久后,忽然猛的朝身后劈去,“哗”的一声,一尊山石应声直接被劈开成两半,哐当倒地摇晃不止。

    劈开的切面光滑平整,那削铁如泥的感觉让有些抑郁的苗毅豁然清醒,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宝剑,现剑身上连一丝擦痕都没有,更别说有崩口的现象,当即吃了一惊道:“好锋利的宝剑。”刚才有感而,可是没有动用修为助力的。

    他有所不知,毒医妖若仙郑重送给他防身的东西岂能简单得了,这乃是一把纯金精长剑,本就是当年的一位高手有求于妖若仙送他的,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晶币提炼出这些金精,才能炼成这把剑,尤其是这把剑本身就比一般的剑要宽上不少,自然更耗金精。

    削铁如泥的宝剑在手,苗毅一扫心头的抑郁,顿生雄心壮志。宝剑入鞘,决心已下,遂大步走进了洞府中。

    他决定照妖若仙说的,出去走走停停的修行,否则就算如今修为更上一层,每天能采集两个时辰的太阳真火,可剩下的时间一个人在这里也熬不住。

    洞府内,苗毅提着百宝囊将能带走的东西都往里面使劲的塞,凭他如今的修为,还做不到像妖若仙那样凭空往百宝囊中装进装出东西,需要用塞的才能使用,若不是修为已经跨入了门槛,在今天之前,他还用不了百宝囊。

    里面有一个房间的空间,足够他把想带走的东西给装进去。

    再走出洞外时,左边腰上别着百宝囊,右边腰上挂着一只钱袋子,里面装的还是跟苗老头最后一次除妖时赚的八千多白晶币。背上斜背着那柄阔剑,很有江湖侠客的风范,事实上他也算是个走江湖的人。

    就是衣服破烂了些,背上胸口到处都被划破了,开了口的布片随着他的走动在晃啊晃,大腿上也能看到肉,还很脏。不过这没关系,他决定出了山后再买上一套新衣服。

    临走前,看着这住了三年多的洞府,不免有些感慨,但最终还是毅然诀别的大步离开了。空寂于山谷中的洞府,归于了宁静……

    出了山谷,如草上飞一般,急穿梭在山野间,不到半个时辰,便来到了他居住了整整十年的小庄院。

    他开始还有些担心,怕这里已经被仙侠宫给收回去了,有人住了。但是远远看到那破败残旧的屋瓦,知道这里已经荒废了。来到山顶,只见墙垛上长满了青苔,墙壁上爬满了藤草,野草更是遍布四周,院门也已经腐朽破败,苗老头的坟墓也被杂草给包围了,满眼的荒凉。

    趟过杂草,院门推开时出‘咕隆’的沉闷声,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院子里立刻“唧唧呱呱”的惊起了一群飞禽,更有山间野兽四处逃窜,从墙角洞中钻了出去,这里显然已经被山里的动物做了窝。

    院子地面上铺垫的青砖缝隙间,同样长满了野草,苗毅径直走到正屋,现到处积满了灰尘,窗台桌椅皆是破旧不堪,还有各种动物留下的粪便,蜘蛛网更是到处可见。

    才三年多的时间,庄院便老旧成了这样,事实上没人住的房子少了维护,自然也破坏得快。

    他第一件事情便是把苗老头坟墓上的杂草给清除干净了,跪拜过后,又快清扫院子里面。把里面的藤萝杂草清除后,院子四周的也清理了一遍。最后从山下提来两桶清水,把所有的房间都给打扫了个彻底。

    一直忙碌到明月当空,他还砍伐来了新木,将所有的门窗座椅全部整修了一遍。看那样子似乎要常住,实则不然,这里是他长大的地方,有着他太多无法割舍的记忆,他无法看着这里破败着而离去。

    直到太阳高高挂起,他才忙完收工,阳光下,破败的庄院又重现焕了生气。将院子里的每个角落都巡视一遍后,他默默走出了院子,将院门关好,又走到苗老头的墓前磕了三个响头,才飘然下山而去。

    掠上对面的山顶后,屹立在一颗大树的树梢之上,遥遥看向仙侠宫方向,爱恨交织的神色难舍难分。他想找方君子报仇,却也知道现在不是人家的对手,想去看看6雪馨还在不在,又想起洪大正的话,估计6雪馨已经被她姑姑给带走了,空留下一声遗憾,弹身向深山中隐去……

    就在他走了没多久,一道白色芳影降落在庄院前,不是别人,正是苗毅朝思暮想的6雪馨。

    三年不见,6雪馨面容上的可爱天真已经褪去,身材也越傲人,容貌也更加的光彩夺目。毕竟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和二十岁的女人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尽管只是时隔三年,至少个头高了不少。

    依旧是一身白衣如雪,如果说三年前的6雪馨像是一朵梨花,那么此时的6雪馨则像是一朵雪莲花,仿佛来自雪山高原,冷若冰霜,让人遥不可攀,再也没有了当年那天真可爱的笑颜。许多的改变也许要不了三年,可能只在一夕之间。

    在6莹的引荐下,她如今已是朝仙宫的弟子,此来乃是回仙侠宫为父母扫墓,事后免不了要来祭拜苗师傅。

    来之前,她已经打听了一下,知道这里已经荒废了,成了山间野兽飞禽的安乐窝。然而,眼前的一切,分明是已经有人来打扫修整过了。

    冷若冰霜的面容上神情复杂,6雪馨紧紧的咬住了双唇,款款走向院门,伸手欲推开院门,却忽然顿住。

    新砍伐的树木刚做成的门板上,还有新鲜的树液渗出,点点滴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新木的清香缭绕不散。6雪馨颤抖着手推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青砖上还未干涸的水迹,更是让她的娇躯微微有些颤动,咬唇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正屋里没人,卧室里没人,两边的侧屋和厨房也没人,厨房灶台上的木瓢也还是湿的,显然是刚用过没多久。

    屋檐下的木窗,还有房间里的座椅也全部是新修补的,正堂中央一副老旧的藤椅摆得端端正正,正是当年苗老头的专座,院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根杂草都看不到。

    6雪馨的脚步越来越快,迅来回穿梭于每一间房屋,院里院外走遍了,依旧没有现任何人。但是拔除杂草的地方,掀起的还是新土,一切都证明,就在不久前,还有人来这里打扫修整过。

    谁会来这里打扫修整得如此仔细,仙侠宫的人不会,仙侠宫境内的雇农也不会,难道是张胖子回来了?

    一柄飞剑从她腰间的百宝囊中飞出,载着她急远去。然而没多久,她又去而复返,落在了院外的坟墓前。她去了一趟张胖子家里,张胖子家里已经没了人,据左邻右舍的邻居说,前年的时候,张家做和尚的小子便回来了,把他的父母一起接走了。

    事实上,张胖子的确在前年的时候回来了,这她早就听仙侠宫的人讲过,张胖子是到仙侠宫找她的,并且打听苗毅。结果听说了当年的惨变后,张胖子大雷霆,说仙侠宫诬陷好人,还打坏了不少仙侠宫的东西,奈何如今的张胖子已经不归仙侠宫管了,而且来头和背景都不小,至少对仙侠宫来说是如此。张胖子大闹仙侠宫,彪呼呼的很,仙侠宫没人敢惹他,也只能忍了这口气。

    6雪馨的目光落在了苗老头的墓碑上,墓碑擦得干干净净,坟包上的杂草也除得干干净净。6雪馨手扶着墓碑,泪珠情不自禁的滑落了下来,呢喃道:“师傅,他是不是还没死,他是不是回来了?”

    除了苗毅,她想不出还有谁会对这里的上上下下如此的上心打理一番,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那绝对是苗毅。6雪馨靠着墓碑无力的慢慢跪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