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七章 终有一别
    眉心刹那的灵动,产生了一股清凉浸澈心灵,由眉心直通灵台,心神一片宁静,仿佛一尘不染,苗毅感受到了那朵漂浮在灵台上摇曳多姿的白色莲苞,根植方寸灵台,苗毅不悲不喜的冥视。

    三年孜孜不倦的坚持,山中岁月的枯荣,外人无法体会期间的寂寞,如今苦尽甘来,一朵由浑身精气神凝结成的洁白莲花终于含苞待放于灵台,只等水到渠成之日,便是亭亭玉立嫣然绽放之时。

    真气在经脉中轮回周转几圈,苗毅缓缓收功,摇曳中的白色莲苞涣然消失,那方寸灵台同样隐没在心海中。

    “终于踏入了修行的门槛。”苗毅呆坐在那喃喃自语,一时间竟然痴了,想起了当年初见6雪馨眉间那朵白色莲苞时的场景,多少辛酸与甜蜜涌上心头……

    收敛心神后,他脸上终于开始有了激动的神色,迅穿上了鞋袜,一手抓起边上的水晶沙漏,一手拍地而起,整个人唰的弹空飘起,如一只大鸟一般落在了山坡顶上的树梢上,身体轻灵的站在了树枝上随风飘荡。

    放眼四方山峦叠嶂,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一股豪迈油然而生,眉心又见那朵白色莲苞光影。双腿一曲,脚尖在树枝上一弹,整个人倒窜向山下,大步豪迈,踏草急飞,掠向了峡谷中。

    “老妖!你看。”苗毅掠进洞府石室内,喜不自禁的大喊道。

    “你小子就长那样,我早就看腻……”站在石案前的妖若仙不屑的回过头来,看到了苗毅眉心的白色莲苞后,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老脸上渐渐展现出欣慰的笑容,正儿八经的转过了身来,微微颔道:“真快呀!我想怎么地也要个七八年,没想到只用了三年……恭喜了,苗毅!”

    他走到苗毅跟前拍了拍苗毅的肩膀,目光上上下下的审视,嘴中再次感慨道:“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你我相识已经三年多了,看来是到了分开的时候了。”

    他果断的转过身去,二话不说的开始收拾石案上的瓶瓶罐罐。苗毅脸上喜色一僵,涌起莫名之色的问道:“你说什么?”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到了该散的时候,自然要散。”妖若仙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继续把一只只瓶罐盖好,朝百宝囊中扔进,边说道:“我还有我的事要做,我还有我的理想要实现,成天陪着你这毛头小子,许多事我想做也做不了哇!”

    苗毅心急的走了过来,疾声道:“老妖,你不是说要把自己的肉身炼成百毒不侵之体才会离开吗?”

    妖若仙嘿嘿一笑,暂停了手中的忙碌,转身指了指自己的脸道:“看着我的脸,仔细看看我的脸色和你初见我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呃……”苗毅被他东一锤子西一棒子的话给搞迷糊了,但还是依言仔细看了看妖若仙的脸色,皱眉道:“记得刚见你的时候,你的脸色一直是蜡黄色的,现在倒是血色红润。”

    “这就对咯。”妖若仙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哈哈笑道:“我一辈子玩毒,体内免不了会淤积下各种毒素,我甚至担心哪天积重难返突然剧毒攻心,可是这个问题半年前一下就解决了,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也是百毒不侵了,呵呵!”说笑着还转圈张臂炫耀了一下身材。

    复杂的神色在苗毅的脸上渐渐浮现,喃喃自语道:“你半年前就已经是百毒不侵之体了?也就是说你早就该离开了……你是为了陪我才继续呆在这里的?”

    “知道就好哇!”妖若仙笑眯眯的看着他,捻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须打趣道:“小子,现在现我对你高低不错吧!现在现我毒医妖若仙也不像外面谣传的那么可怕吧!知道我的好就对了,记住了,我在你身上试毒的事,你有多远给我忘记到多远,不许记仇,最好忘得想不起来,只需要记着我对你的好就行啦,呵呵!”

    苗毅心中默默感动着,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是那种无以为报的感动,看着继续收拾东西的妖若仙,忽然脱口而出道:“你有什么理想……你刚才说你有自己的理想要实现,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一起实现。”

    妖若仙手上刚拿着一个瓶子,闻言举起晃了晃,简单明了道:“毒我唯尊。”顺手又扔进了百宝囊中。

    “啊!你想独霸天下?”苗毅大吃一惊道,有些错会了对方的意思,不过却觉得可以考虑帮帮忙。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远大的理想。”妖若仙摇头晃脑的解释道:“毒,毒药的毒,毒死人的毒!在用毒一道上,我想成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丰碑,当后人说到‘毒’之一道时,没人不对我妖若仙心悦臣服。”

    苗毅哦了声,皱眉道:“你现在不是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吗?整个天下有谁敢说在用毒上能过你毒医妖若仙?”

    “你错啦!”妖若仙偏头看着他摆了摆手,郑重说道:“三百年前的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但是现在的我再看看三百年前的自己,那简直是一个笑话,三百年后我再看现在的自己,会不会也是个笑话?所以说,这人呐!最怕坐井观天妄自为大,固步自封的想法要不得,这个在你身上也适用,好好记住了,你既然已经踏入了修行界,那就要不断的越自己,这世上没有最强,只有更强啊!”

    “嗯!我记住了。”苗毅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但有些郁闷道:“你现在就要走吗?”

    妖若仙的脑袋猛的凑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歪着脑袋盯着他看,捻着胡须笑眯眯道:“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了?那感情好,不如你就跟我一起走吧!何必要跑到外面的大染缸里染自己一身血,血腥味沾多了,可是一辈子都洗不干净的,跟着我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谁都要敬着你,像这样的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要不,你现在放下那报仇的心思,跟我走?”

    “呃……”苗毅一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道:“我要挽回我失去的东西。”

    “这不就结了。”妖若仙双手一摊,满脸无奈道:“既然你迟早要出去单干,那你我早分别和晚分别有什么区别?让我跟你走的话,还不是等于我罩着你,何况我老人家也不乐意啊!散了吧!还是散了吧!”

    说到这里有些无力的轻轻摆了摆手,转身手脚麻利的把东西都装了,连那熬药的药炉也一起扔进了百宝囊,随手提溜起鸟笼子看了看,里面银白色的钓月天蟾像只傻蛤蟆,已经被他给驯服了,老老实实胖嘟嘟的趴那一动不动,偶尔睁开眼睛‘呱’上一声,眼睛又闭上,貌似好无聊。

    “在这破地方呆了十多年,认识一个傻小子,抓了一只傻蛤蟆,不过还是傻蛤蟆更听话,所以一个留下,一个带走,走咯!”妖若仙一声愉快的欢呼,提着鸟笼子大摇大摆的向外走去,那样子好不逍遥自在。

    苗毅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到洞外,临别前想起什么似的,高声道:“老妖,你会在什么地方落脚?有机会我去看你。”

    “那可就说不清楚了,天大地大,四海为家,小子,你自求多福吧!看我就免了。”妖若仙转过身来看着他笑言道,忽然又微微沉吟了一会儿,手中的鸟笼子放在了地上,地势不平,钓月天蟾滑到了边角,睁开眼睛不高兴的‘呱呱’了两声。

    他在左右蛇皮马甲里面一阵摸索,倒腾出一把阔剑来,巴掌宽的紫檀色剑鞘,剑鞘两面各有镂空花纹,古朴大气,能看到里面雪亮的剑身。妖若仙手握住厚实的剑柄拉出鞘,摩擦出轻微的“吟吟”长鸣声,半截雪亮的剑身拔了出来,剑身宽约三寸,比一般的剑要宽寸许,剑柄和剑身浑然一体。

    “啪”抽出的半截剑身插了回去,妖若仙瞥了苗毅一眼道:“我看你也没个像样的家伙,送给你防身了。”随手抛出,苗毅接到手中顿时感到份量十足,凭他如今的力气竟然感到有些压手。

    妖若仙继续倒腾左右马甲里的百宝囊,空出一只后,也扔给了苗毅。苗毅拿着两样东西愕然道:“都是送给我的吗?”

    妖若仙点了点头,眉头接着皱起,不忘叮嘱道:“认识我的事情不要到处乱讲,否则说不定会给你招上什么麻烦,我的仇人也不少,他们不敢动我,下黑手动你是不成问题的。”

    苗毅刚‘嗯’了一声应下,妖若仙又摇头道:“看情况吧!凭你的修为恐怕难以自保,若真是遇见无法化解的危机,不妨报出我的字号向六圣门下求救,想必他们会卖我这个面子。倘若不卖,我以后再找他们算账,管他什么六圣七圣八圣的,老子杀上天外间去,毒他个神马都是浮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