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六章 残兵狂想
    此时的妖若仙无论是气度还是风范,才像那么点名震天下的毒医。

    数个时辰后,苗毅身躯上插着银针的部位,热气徐徐散尽,身上的红潮也消退了。妖若仙这才吁出一口气来,开始把插在苗毅身上的银针一根根收了回来。

    当最后一根银针拔出时,苗毅猛的张嘴喷出了一股热气,睁开眼睛苏醒了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有余悸道:“烧死我了。”转头看到了正在收拾床上东西的妖若仙,立刻明白是对方救了自己。

    此时的他,经过一年多的修炼,视力似乎比以前好多了,在无灯光条件下,已经能看清近距离的景物。

    把罗列出的东西装回百宝囊后,妖若仙面如表情的看着他冷冰冰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捣乱?”

    他先入为主的误以为是那个什么仙侠宫的人捣乱,心中已经是起了杀意。他本不屑于出手收拾那些个不入流的东西,可若是给脸不要脸,名震天下的毒医妖若仙不介意亲自出手收拾仙侠宫。这里虽是仙国境内,仙侠宫也是仙宗的分支门派,但是他却不会怕那个什么仙圣穆凡君,就算把仙侠宫满门给毒杀个一干二净,谅穆凡君也没什么脾气。

    苗毅哪知道他心中已经拐了那么多的弯,弱弱的挠头道:“没人捣乱,是我不小心多修炼了大概一个时辰……”说到后面几乎听不清了他在说什么。

    “不小心?”妖若仙的眉头颤了又颤,先是恨不得揍这不听话的小子一顿,可随即想起一件事情,心中微微一惊。在他的认知里,一个才修行一年多的人,可能连初窥修行门径的资格都没有,修炼出一点小毛病是有可能,但是体内的能量想要酝酿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他放任苗毅去修炼的原因之一。

    然而刚才这小子的确是差点走火入魔了,体内不能约束的能量足足花了数个时辰才排泄了出来,如此说来,这长歌剑诀还真是不简单,未免有些太霸道了。遥想起苗毅一年前初次修炼的时候说有感觉了,自己还不相信,这样看来是自己不识真经,没有跟这小子言明厉害,才有此祸。

    妖若仙自我反省后,最终没动手揍他,背手,弯腰,把脑袋凑在了苗毅跟前,淡淡的说道:“若不是你有百毒不侵之体,刚才的火毒就能把你一身的经脉给废了。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这辈子也很难有机会再修炼了。若不是救你的人是我,你至少也得躺个十几年才能爬起来。我警告你,没学会走,就别想着飞,再生这样的事情,我会看着你死,绝不会再救你。”说完转身离开了。

    语气虽然淡然,但是话中阐明的严重后果,却是吓出了苗毅的一身冷汗,的确是太玄了,想想之前所承受的痛苦煎熬,看来这修炼的事情还真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苗毅老老实实的保持了每天早晨修炼一个时辰的功课。剩下的时间里,开始翻阅起了残兵斗法,至于长歌剑诀,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铭记于心了。

    残兵斗法书如其名,的的确确已经被妖若仙给搞残了。所幸的是,前面十几页记载的炼制符篆的特殊技法保存了下来,还有些制符的经验讲解。不过图谱却只剩下了四张,也就是四种符篆的画法,分别为器灵符、定身符、搬运符、开山符这四种。

    器灵符和定身符,在仙侠宫法场的时候,6松海就跟他讲诉过,是修行界比较常见也比较实用的符篆,而6松海自己就准备利用山魈精炼制一张四品的器灵符。

    对仙侠宫来说,有一张四品的器灵符可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关键时刻能挥大作用。因为器灵符就是将一股能量采用特殊的阵法给封印起来,关键临敌的时刻使用,这股能量能附加到使用的法器中,可以挥出一位青莲四品修士驾驭法器的威力,可见有多重要。

    至于定身符,顾名思义是将物体给定住,不让它动弹。原理上也是将能量封印使用,不过布阵的方法却又不一样,挥的效果自然也不一样。

    苗毅又翻看了一下搬运符和开山符,搬运符的作用效果竟然就是简单的搬东西,而开山符则是一种集中能量爆破的符篆。这不免让苗毅感到有些失望,看到被撕去的百多张符谱后,又是一阵肉疼,肯定有许多珍贵的符谱被毁了,否则仅是一些简单的符谱,又如何能在当年闹得天下大乱人人想得到,然而这事是妖若仙干的,他又能说什么?

    不过后面十几页的文字倒是引起了苗毅的一些好奇,乃是残兵结合符道而领悟出的两种可能性思路。残兵认为,如果他修为足够强大的话,应该可以炼制出一种多张符篆叠加威力的符篆,大意是一品的开山符,如果十张叠加熔炼于一体的话,瞬间释放出来,就算是最低级的一品开山符,威力自然也能提高十倍,假设成立的话,如果是十张九品的开山符威力叠加使用呢?

    还有一种可能性思路更加匪夷所思,残兵认为,如果一个人的肉身足够强悍的话,完全可以把身体当做符来使用。譬如器灵符,使用时能量是附加在了法器上增加威力,可若是肉身足够强大,那是不是可以直接在肉身上布阵,把能量封印在肉身中?是不是可以不经过法器,而让肉身直接借用体内封印能量的威力?

    这两种可能性不光是假设,残兵竟然在后面详细阐述了炼制的方法,而且还认为完全可行,从慷慨激昂的文字表述上可以看出,残兵写到这里的时候,情绪一定是激情澎湃的那一种,字迹飞扬,他本人肯定很兴奋。唯一惋惜的是,他说自己没希望去验证自己的设想。

    这两种设想,尤其是后一种,竟然要把人当做符来使用,苗毅可谓是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这残兵也真敢想啊!太疯狂了!

    苗毅虽然有些不敢苟同残兵疯狂的想法,但是对已有的四张符谱却来了学习的兴趣,因为这东西不像修炼的功法那样,被妖若仙搞残了就不能修炼了,只要有符谱在,完全可以有一张学一张。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每天早晨一个小时的修炼过后,苗毅找到了消磨时间的新办法,开始了对符篆的琢磨。重要的是,一些初步的材料方面根本不用担心,一切都是现成的。

    洞府里有不少当垃圾扔的存货不说,妖若仙也老是会抓些妖修来试毒,所以新鲜材料也不缺,随便他折腾。一般人学习炼制符篆,绝对没有如此良好的学习环境,关键是不怕他浪费。

    小半年的时间下来,凭着残兵斗法中独到的制符技巧,苗毅一个还未踏入品级的修士,竟然开始炼制出了符纸,说是纯手工硬搞出来的也不为过,连妖若仙见了都啧啧称奇,难得的夸了他一句“小子,你行啊!”。

    随后的日子里,他炼制符纸的技巧越来越纯熟,度也越来越快,一品二品的符纸最多,三品的也有不少,四品的也有一些,直接导致洞府内的垃圾大量减少,空间也大了不少。

    至于符血和符笔之类的,和炼制符纸来说,完全谈不上什么技巧,只要妖若仙抓来了什么妖修之类的,直接放血或直接挖出内丹存储便行了,使用的时候再倒出来调配,存储工具也是他自己动手解决。

    不过这都是炼制符篆的一些基础事项,真正的关键是在符纸内布阵封印能量,凭苗毅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驾驭。因为修为不达到品级,一切都是假的,你无法驱使真气如臂使指的外用,自然也无法在符纸内布阵封印能量,也就无法炼制成符篆。

    但这一切都不妨碍苗毅在假想中进行模拟训练,他自我认为获益匪浅,妖若仙不干预,也就没人干预他……

    山中岁月不知时间繁华,转眼又是一年多过去。

    峡谷外,山坡上原本的几株小树苗已经茁壮,见证了不远处晨曦中留着一条辫子的熟悉身影,挺拔健硕的身材春夏秋冬日复一日的盘膝坐在那。

    每天早晨规律性的一个时辰修炼还未过去,苗毅忽然浑身一震,感觉到体内的奇经八脉在瞬间全部打通了,双眼缓缓睁开的同时有精芒闪耀。

    奇经八脉乃是人体行气的主要经脉,也是修炼驭气的基础。对修行中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那些世俗江湖中的武林高手来说,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也许穷其一生也不能达到。也就是说,苗毅如今的内在实力,已经堪比江湖中的顶尖武林高手,待到他将体内所有大大小小的经脉全部贯通后,也就是他修炼成功长歌剑诀第一重境界‘炼火还虚铸剑炉’的时候。

    苗毅停止了继续采集太阳真火,双臂开始舞动,最终合抱于丹田位置开始运行体内的真气。当滚滚真气在经脉中轮回运转的时候,一株小小的、含苞未放的白色莲花光影乍然在印堂中清晰呈现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