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五章 走火入魔
    深山中的早晨有些微微的寒意,周边草叶上的露珠在阳光下闪耀璀璨的光芒,静坐中的苗毅凝神控制住呼吸的节奏,依法行事。在他边上还放了只水晶沙漏,里面有微微的沙沙声流响,这是妖若仙给他准备的,主要怕他初炼把握不好时间。

    苗毅起先并没有感到什么效果,随着时间的缓慢推移,体内气息的节奏感控制的越纯熟后,手掌心和脚掌心开始有了一点被太阳晒得热的感觉,头心也有了点热麻感,奇怪的是浑身上下其它的地方却依然能感受到山中的寒意。

    在体内气息的促动下,五个点的热量有缓慢延伸进体内的感觉。苗毅心喜,知道有了效果,可刚起杂念,那种感觉便消失了,立刻屏气凝神的继续掌控住气息节奏。

    延伸进体内的热量越来越清晰,仿佛有一条河流引导着它们前进,又像是蚂蚁在缓慢爬行,苗毅知道这就是妖若仙对他讲诉的经脉。

    当五个点的热量弯弯曲曲渐行到他腹部的丹田部位会合时,腹中仿佛在顷刻间多了一只暖壶,洋洋热感瞬间扩散至全身,山间冷流附加于他身上的热流立刻化解,浑身上下舒服得不行。

    也就在这时,边上轻微的沙沙声停止了。苗毅立刻停止了气息的运转,睁开眼睛一看,现边上的水晶沙漏真的已经泄空了。

    “一个时辰这么快就过去了,怎么好像时辰才刚过了一刻?”苗毅有些不瞒的嘀咕了一声,但是剑诀上早有注明,初炼者每天只能在晨曦中采集一个时辰的太阳真火,直到修为小成后才能逐步增加采集的时间,而妖若仙也叮嘱他照做。

    他不知道后果是不是真的有说的那么严重,虽然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初尝那奇妙的滋味有些没有尽兴,但也只能穿起鞋袜拿起沙漏出了毒阵,向峡谷中走去。

    回去的时候,他隐隐感觉到体内似乎起了某种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感觉脚步稳健轻盈了不少,这让他很是欣喜。

    回到洞府中时,埋头忙碌中的妖若仙见他回来了,随口问了句道:“感觉怎么样?”语气有种给苗毅试毒时的感觉。

    苗毅兴奋点头道:“真的有效果,体内感觉到了一股热量在流窜。”

    妖若仙闻言愕然抬头,他刚才真的是随便一问,在他的认知中,一个凡人刚刚开始修行,没有个三五年,哪里能真的体验到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若是修行真能如此简单,那岂不是谁都能轻易修炼了,光这一步就不知道难走了多少人。

    妖若仙不以为然的回过了头继续忙自己的,边冷笑道:“这只是你的错觉罢了,小子,路还长着呢,慢慢熬吧!万事开头难呐!开好了头,以后的事情就自然而然了。”

    “是错觉吗?”苗毅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感觉好像不是错觉,但是连名震天下的毒医妖若仙都这样说了,他也对自己的感觉产生了怀疑,真的当成了是修炼时的错觉。

    次日一大早,苗毅又赶到了那山坡上的毒阵中继续采集晨曦中柔和的太阳真火,持续着那种错觉。

    而修炼满一个时辰后,苗毅便会回来向妖若仙打个招呼:“老妖,我回来了。”老妖怪会随便‘嗯’上一声表示知道了,继续忙自己的。

    这样的日子在一天天中平淡无奇的过去,每天剩下的时间里,苗毅都会抱着剑诀领悟后面该怎么修炼,稍有疑惑的地方都会去请教妖若仙,后者也会细细给他解惑。

    然而当问到第二境界‘真火初成炼金精’时,老妖怪也只能干瞪眼挠着那乱糟糟的头,尴尬笑道:“这个出了我的理解范围,要靠你修炼到这个境界的时候自己去领悟了,反正一些基础的东西你都了解了,到时候自然会水到渠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老妖怪同时交代他,把整本剑诀都熟记下来,免得以后老是要拿出剑诀来揣摩,搞不好会引来别人的觊觎。

    苗毅依言而行,在每天空闲的时间里开始背记上百页密密麻麻字迹的长歌剑诀,这么一大篇东西想要一字不漏的记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也等于是给他找了个事情做打空闲时间。

    而老妖怪自己又开始不断到外面抓来各种动物做试验,苗毅免不了问他又在试验什么新毒药,老妖怪说他也准备弄副百毒不侵的肉身玩玩,等到百分百确定有把握不会出错漏后,就要开始在自己身上下毒了。

    苗毅无语,对如此痴迷玩毒的人感到有些难以理解,玩毒玩到最后竟然要向自己下手了。

    一年后的一天,凛冽的寒风开始席卷山川大地,万木凋零,飘飘扬扬的大雪让苍茫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接连十几天的大雪让天上没有了太阳,苗毅也憋了十几天没有出去修炼,阴天下雨的时候也是让他很无奈的时候,奈何自己修炼的功法实在是特殊,必须要有太阳才行。

    十几天后,雪停了下来,天空放晴,苗毅立刻迫不及待的飞奔出了毒谷,来到了积雪覆盖的山坡上,身上的衣衫单薄,也许用破烂不堪来形容更合适,但是他似乎感受不到任何的寒意,迎着凛冽的寒风精神抖擞。

    等到第一缕晨曦绽放照射过来,立刻找到合适的位置,把沙漏一放,坐在了厚厚的积雪上,麻利的脱掉了鞋袜,盘膝坐好开始修炼。

    五心朝阳的五个点很快有涓涓细流吸收到体内,汇聚于丹田让浑身上下暖烘烘一片。经过一年的修炼,他对行气的法门已经是驾轻就熟,体内热流趟过的经脉也越来越繁杂,渐渐如同一张网,开始遍及全身。只要照着功法运转,热流每隔上几天或十几天都会给他开辟出一条新的线路连接主干经脉。

    苗毅参研过剑诀,知道当所有的主经脉全部打通后,便是自己修炼小成的时候,当浑身大大小小的所有经脉都打通了,那么长歌剑诀的第一重境界‘炼火还虚铸剑炉’便成功了,后面的修炼便会步入快捷状态,直到面临第四重境界才是一大难坎。

    边上水晶沙漏里的细沙流完了,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了。苗毅睁开眼睛一看,刚想收功,可看到四周白皑皑的积雪,想到自己已经耽误了十几天,觉得稍稍多炼上一会儿,应该问题不大,只要自己把握好分寸就没事,遂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空中的太阳一点点攀高,每往当空走上一点,都意味着离苗毅更近了一点。苗毅感到五心朝阳的五个点上,输送来的热量越来越多,多耗上一点时间便能抵上他修炼几天,欣喜之下,感觉了一下体内的状态,总是感觉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会儿。

    当又一个时辰过去后,苗毅突然感到丹田内蓄积的热能狂暴涌动了起来,等到他想控制时,已经晚了,狂暴的热能猛然间爆,冲向了四面八方,不爆则已,一爆就无法约束。

    苗毅终于明白了剑诀上为什么要再三警示初炼者每日只能采集一个时辰的太阳真火,原来爆起来是如此的厉害。他此时只感觉身体内燃烧起了一团烈火,烧得他肝肠寸断,浑身上下赤红无比,直挺挺的倒在了雪地中,颤抖、扭曲、抱头干嚎。而厚厚的积雪亦在他身体下迅的融化……

    洞府内的妖若仙刚看着眼前的一只狼妖中毒暴毙,不由摇头惋惜,回头间忽然感觉少了点什么似的,转念才想起是每日修炼过后必来打声招呼的苗毅没来。

    “难道是下雪玩雪去了?这小子也不怕碰上那个什么仙侠宫的仇人……”妖若仙嘀咕了两声,感觉有些不放心,闪身出了洞府,向东边的峡谷外飘去。

    然而才到半途,立刻隐隐听见了苗毅凄厉的干嚎声,妖若仙脸色大变,一年多的时间相处下来,他和苗毅的关系虽然不是师徒,但实际上已经有了师徒之实,由不得他不上心。

    他以为被自己猜中了,苗毅真的遇见了仇人,当即身如流星,唰的直接射出了峡谷,谁知目光一扫,立刻看到了在山坡上翻滚惨叫的苗毅,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闪到山坡上一看,凭他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失声惊呼道:“走火入魔!”迅出手,一指点在了苗毅身上,将翻滚的苗毅给制住了,同时感到苗毅体表的温度竟然有些烫手。立刻急召出十几只银针,出手如风的插在了苗毅的重要穴位上,一把抓起苗毅掠回山谷中。

    回到洞府,将苗毅往石床上一扔,把过脉后,妖若仙有条不紊的迅从百宝囊中罗列出了一大堆东西。

    一瓶灵液直接灌入苗毅口中,随手扯掉了苗毅身上的破衣烂衫,扶住他坐好后,数百根银针迅沾上各种药物,手出有幻影,边拍打得苗毅浮空一尺旋转,数百根银针几乎是在片刻间全部插在了苗毅的前胸后背和左膀右臂上,随后闪身站到石床上,一掌将苗毅给按坐下去。

    妖若仙闭眼凝神不语,浑身的衣衫无风自动,一只手掌按在苗毅的头顶,而苗毅身上插了银针的部位,皆开始冒出腾腾的热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