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二章 半卷残兵
    他已经做好打算了,如果苗毅执意要走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他也做好了强行扣留的准备。

    苗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脸上的欣喜瞬间僵住,取而代之的是羞怒。

    那一堆破烂书籍他早就看到了,而且之前还看到怪老头随手拿了本破书撕了一张纸当火引子烧了,如果真是什么不错的修行典籍,又怎么可能随手拿来当火引子随便乱撕。

    一股被人戏耍了的感觉让苗毅怒火中烧,看在对方救过自己一命的份上,他强压住怒火道:“前辈,我苗毅虽然不才,可前辈也犯不着拿一堆破烂来糊弄我。”

    怪老头奇怪道:“此话从何说起?这里面应该会有些不错的修行典籍,有不少还是修行界高手求我疗伤解毒时亲手送给我的,怎么会是破烂……”话还没说完,自己瞅着那堆破烂书籍也是一愣,眼前的可不就是一堆破烂吗?都被撕成这样了,还能修炼才见鬼了。

    一时间,怪老头也是老脸一红,头次现自己做人也未免太不厚道了,人家被自己用千奇百怪的剧毒给毒杀了千百回不说,如今还睁着眼睛说瞎话,拿堆破烂来糊弄人家,真当人家眼睛瞎了不成。

    但是苗毅却不这么想,听到那堆破烂中有许多是修行界高手送的,眼睛立刻一亮,心想,说不定破烂书中还有完好无损的也说不定。

    几乎是二话不说,苗毅几步跨了过去,钻到了石案底下把那一堆破烂书籍全部给刨了出来,睁大了眼睛,安静的坐在那一本一本的查看。怪老头一脸尴尬的扭过头去,继续搅和药炉中的毒药,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眼中的余光却不时偷偷查看苗毅的反应,心中还在感叹自己太不厚道了。

    “太玄经。”苗毅一眼就相中了一本古朴大气的硬装封面,但是翻开一看,里面的书页已经被撕得只剩下了三四张,就这三四张也是侥幸保留下来的,内容前后完全不搭。

    苗毅不知道这本典籍的价值如何,但是肯定无法修炼了,所以也谈不上肉疼,信手扔回了石案底下。

    “九天摩罗经。”苗毅捡起翻开一看,好像是一本佛门的修行功法,不过也被撕得差不多了,也扔了回去。再捡起一本“玄冥**。”,里面的内容被撕得还剩一张,扔了回去。

    “周天行气诀。”这本更离谱,里面一张纸都没有了,完全就是个空壳子,信手扔回。“御女心经。”倒有几张内容,不过大多是男女苟合的图画,苗毅脸一红,不细看就赶紧扔了。

    乾坤诀,**神通,瀚海**,天龙大行诀,缥缈录……苗毅看着这眼花缭乱的典籍书名,心中怦怦直跳。

    虽然不知道这些典籍价值如何,但可以确定的是,的确都是些修行法诀,貌似人魔妖鬼仙佛道的修行功法都有,简直是座修行典籍的书库,完全是任他挑选,只要你喜欢就行。

    可每每欣喜过后都免不了一阵失望,一连翻了几十本书,五花八门、邪魔歪道乱七八糟的功法俱全,可就是找不到一本完整的,全都被某个败家老玩意给毁了。

    又翻了十几本,苗毅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他基本上可以肯定,这里应该找不出一本完整的修行法诀。

    一种被戏耍了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不由扫了怪老头一眼,怪老头赶紧专心致志的侍弄自己的毒药,心中有愧啊!

    苗毅也不再一本一本的找了,知道再威风八面的书名都是假的,干脆扒拉开剩下的近百本残缺典籍,查看这些典籍的厚度,看还有没有完整的。

    拿起一本看过厚度就扔,看过一本又扔,扔扔扔,还是扔。

    忽然现有一本封面是纯黑色的典籍,书名倒是白色的,黑白搭配很是显眼,不由多看了两眼。书名叫做“残兵斗法”,一看厚度,虽然还有些章页,不过也不多了。

    就算他没有修行过,但也多少接触过修行中人,知道这种残缺不全的功法修炼了简直是找死,不死也得走火入魔。信手扔回了石案底下。

    等他再捡起一本查看厚度的时候,脑海中闪过一段回忆,整个人猛的愣住了,喃喃自语道:“残兵斗法?残兵斗法!好熟悉的名字,啊!是6掌门说过的残兵斗法!”

    他赶紧闪身钻进了石案底下,将那本被扔掉的黑色封面的典籍给捡了回来,看着封面上的白色字体一个字一个字的辨认,书名的确是叫做“残兵斗法”,就不知道此残兵斗法是不是6掌门说过的彼残兵斗法。

    他有些激动的翻开了黑色的封面,扉页幸存,留有寥寥的两行竖写字迹,遂仔细辨认细读:“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残兵!”

    很显然,光从开篇有云的扉页留字就能看出,这的确是一本符书,完全和6松海当初讲诉的一样。

    苗毅的目光瞥向另一页,耐保存的黄色油皮纸张上,有密密麻麻的字迹,粗读一下,便现是制作符篆的技巧。

    苗毅现在没心思细读主要内容,有些激动的一页页往后翻,十几页的开头内容保存的完好无损,紧接着跃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符篆图案,下面标有“器灵符”字样,翻过背页查看,讲诉的是器灵符的制作方法。

    一页页的粗粗看去,符谱只剩下了几张,中间明显有大量的符谱被撕掉了,这几章明显是幸存下来,不过最后面又有十几章密密麻麻的文字著述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苗毅现在没心思细读,心情激动的将典籍合拢,原来这真的是那本曾经引得天下大乱的“残兵斗法”,6松海当初还怀疑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残兵留下的遗书“残兵斗法”,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给碰上了,可是……

    苗毅下意识的看了看典籍的侧面,从装订底部的厚度判断,这本残兵斗法原来应该有个一两百张,可是如今只剩下了几十张,从刚才翻看的情况来看,也就是说中间有一百多张珍贵的图谱被某人信手给撕掉了。

    怪老头正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捡到了什么好宝贝如此激动,不过貌似这里面再珍贵的典籍都被自己给撕毁了,既然是毁了,那还有什么好宝贝的,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忽然,苗毅猛的扭头看来,怪老头干咳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搅和他的药炉。

    苗毅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将手中的书亮了出来,咬牙切齿的问道:“这本典籍是不是你撕的?”

    怪老头头也不回的淡淡说道:“是我撕的,这石案下的书都是我撕的,是我撕的又怎么样吧?”他摆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总之就是坚决不认错,开玩笑,损坏自己的东西用得着认错吗?

    “这是残兵斗法啊!”苗毅把书的正面摆到了他的正面,要让他看个清楚,以无比愤慨的语气责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毁掉的是什么东西?这可是传说中的残兵斗法啊!”

    “东西都经过我手,我会不知道自己撕的是什么东西?残兵斗法又怎么了?”怪老头不干了,在我的地盘上还敢训斥我?他把手里的活一停,转过身来指着石案下的一堆破烂书籍一脸不屑道:“明着跟你说,这一堆破烂没一本简单的,多少都有些来历,撕毁的又岂止是一本残兵斗法。可关我屁事,除了一些医书和毒药典籍我会留下外,其它的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撕就撕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被我撕了总比落在他人手中为祸的好。”

    苗毅看向石案下面一阵无语,怪老头这话他相信,连残兵斗法这样的奇书都被他随手撕了,还跟这些破烂混在一起当垃圾,可见这些破烂都不简单,否则也没资格呆在一块当垃圾。

    “小伙子,贪多嚼不烂,术有专攻,学一道精一道,这才是正理……算了,说多了你也不懂。”怪老头冷哼一声,不屑的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苗毅对这老家伙实在无语,看着手中被撕毁的典籍一阵肉疼,忽然又想到什么似的,看向那一大堆破烂典籍,有些奇怪的问道:“前辈,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珍贵典籍?”

    “不知道就不要问了,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至于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珍贵典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怪老头云淡风轻的说道:“别人都在努力修炼或争权夺利打打杀杀的时候,我却游遍天下,于深山大泽或荒漠海岛中搜寻各种草药和毒物,探寻到不少遗弃于世的隐匿洞府,顺便就搜罗了些东西。还有些则是那些身负重伤的人有求于我,没点宝贝东西拿出来,我岂会白白相救。当然了,有些是从死人身上找到的,有些是我不想看到被心术不正的人利用为祸,就抢了过来,总之这些七七八八的典籍就是这么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