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一章 百毒不侵
    一只标着‘化骨散’的瓶子打开了,银针在里面搅了搅,这次插在了苗毅胸口的重要穴位上。半个时辰过去后,苗毅依然红光满面的躺在那喊‘热’,怪老头探手捏了捏苗毅的骨骼,嘴里嘟囔了声‘怪物’,随后默默无言的将十几只瓷瓶全部打开了。

    沾了剧毒的十几根银针分别插在了苗毅从头到脚的重要穴位上,十几根银针迅变得漆黑如墨,可又半个多时辰过去后,十几种剧毒作用下的苗毅没有丝毫的异常反应,依旧红光满面的喊着热。

    若不是这些剧毒早就拿其他动物做过试验,怪老头甚至怀疑自己炼制出来的究竟是毒药还是补药。

    “天呐!这还是人吗?那道这小子是传说中的百毒不侵之体?”怪老头仰天一声长叹后,迅将十几只瓶子收了起来,苗毅身上的十几根毒针也被他拔掉了。本以为他会就此罢手,谁知他又从皮马甲的后面拽下了一只百宝囊,转眼倾倒出了上千只药瓶,银针也撂出了一大堆……

    次日,苗毅终于从燥热中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微微抬头便现胸口插满了漆黑的毒针,当然他自己并不知道这是毒针,加上身体又不能动弹了,不免吓了一跳,看到伸了个脑袋过来的怪老头,当即急声道:“老前辈,我这是怎么了?”

    “醒了啊!”怪老头嘟囔了一声,利落的出手将他身上的银针全部给拔掉了,在他胸口一拍,苗毅立刻能动弹了,赶紧爬了起来。看到边上摆满的药瓶,苗毅有些感动道:“是不是晚辈的伤还没有痊愈,老前辈是在给晚辈疗伤吗?”

    “那个……嘿嘿!”怪老头干笑笑,挠了挠头道:“骗你一小辈也说不过去,不瞒你说,老夫在拿你试验毒药。”

    “啊!”苗毅一声惊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蹦下了床,活动了下身子,却也没现身体有何不妥之处,反而觉得精神状态非常不错,扫了眼榻上的药瓶,有些怀疑道:“老前辈是在开玩笑吧!”

    见他不相信,怪老头摸出了火折子吹燃,走到一旁点燃了石壁上的油灯,洞府内的场景渐渐清晰起来。这时,怪老头拈起了一根银针在苗毅眼前晃了晃,示意他看好了,随即插进了一只药瓶中搅动,银针一拔出,立马以可见的度变得漆黑如墨。

    苗毅顿时有些头皮麻,果然是剧毒之物,他不由看向了石床边上摆满的一堆漆黑银针,貌似就是刚才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的,终于相信怪老头是在拿他试验毒药了,想想都是一阵哆嗦。

    “老前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苗毅一脸的怨念。

    “那个,你别误会,我怎么会害你,是这样的……”怪老头将他受伤中毒的前后原因分析着讲了遍,当然,自己见死不救的事情被他美化成了救死扶伤,是自己积极主动的救活了苗毅,最后才一脸严肃道:“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现在已经具备了传说中的百毒不侵之体,因为还不能确定,所以我才以各种毒药试验。你放心,就算你中毒了,我也能帮你化解。”

    “百毒不侵之体?”苗毅深表怀疑的看着他。

    “哎呀!这些毒药对你来说都没用了。”怪老头有些心虚的避开了他的眼神,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试验成百上千种毒药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做,如此缺德的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将石床上乱七八糟的药瓶和毒针都扫进了百宝囊中,转身向另一间石室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待我再研制出几种剧毒来,一定能确认你到底是不是百毒不侵之体。”

    他还要拿我试毒?苗毅神情抽了抽,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尽快离开这里,可一想到对方可能是一位罕见的高手后,他默默将敞开的衣服穿好,开始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洞府内的环境……

    三天后,怪老头的声音在洞府内响起:“苗毅,苗毅,你在哪?”

    倚靠在洞府门口的苗毅正回忆着这些年零零碎碎的往事,闻声顿时一阵心惊肉跳,回头看去,立马见到怪老头一手拿着银针,一手拿着药瓶兴冲冲的跑了出来。

    “呵呵!小伙子不错,我还以为你跑了呢!”怪老头夸奖的同时,银针已经在药瓶里面搅了搅,变得漆黑的拔了出来后,嘴里嚷嚷着:“再试试这个。”不待苗毅反对,毒针已经扎在了苗毅的胳膊上。

    怪老头将手里的家伙收起,开始笑眯眯的等着苗毅中毒后的反应。苗毅头皮麻的盯着胳膊上的毒针,一脸怨念道:“前辈,万一你把晚辈给毒死了怎么办?”

    “多虑了。”怪老头大手一挥,不以为然道:“我已经说过了,就算你中了毒,我也能帮你化解。”

    “这毒药好像是前辈刚研制出来的吧?”

    “是啊!怎么了?”

    “你确定你现在已经研制出了这副毒药的解药?”

    “……”怪老头讪讪道:“迟早会研制出来的,放心吧!毒不死你。”苗毅好一阵无语,良久后方问道:“我是不是百毒不侵之体,对前辈来说很重要吗?”

    怪老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却没有回答。对玩毒的人来说,能有一副百毒不侵之体当然重要了,他现在相当怀疑苗毅因为机缘巧合之下,同时身中数毒而造就了百毒不侵之体,估计钓月天蟾的奇毒就是药引子,他自然也想依方抓药给自己也整上一副百毒不侵之体,可在自己身上动手多少有些顾忌,肯定要先找个试验品再三确认,苗毅自然是不二的人选。

    半个时辰后,怪老头拔掉了苗毅胳膊上的毒针,有些惋惜道:“还是没用。”败兴的转身而归,身为制毒的高手,见到自己炼出的毒药效果不佳,任谁都高兴不起来。

    难道我真的能百毒不侵?苗毅摸了摸胳膊上的针眼,不由一阵呆,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天色渐暗,峡谷上方的三色毒雾渐渐弥漫而来,苗毅站在那任毒雾侵蚀了一会儿,没感觉到身体有任何反应,转身也回了洞府里面。

    几天下来,洞府里面的格局和堆放的垃圾位置他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就算没有灯光,他也能摸黑的避开阻碍。唯一没去过的地方便是怪老头炼毒的石室,他对那地方有些反感,因为那里是炼毒祸害自己的地方。

    然而刚进洞府便听到石室内传来一阵嘹亮的‘呱呱’声,他又忍不住有些好奇起来,最终还是决定进去看看怪老头是怎么炼毒的,心想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吧!

    石室的空间不算小,但也不大,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靠墙壁的地方有张石案,摆着杂七杂八的瓶瓶罐罐,那只关着钓月天蟾的鸟笼子也摆在上面,石案上方的墙壁上镶嵌着一颗鸡蛋般大的夜明珠,散着柔和的光辉照明。

    石案边上摆着一只药炉,怪老头正蹲在那,手里拿着一本破书翻开,唰的撕下一张纸,卷起,用火折子点燃后,扔进了炉子里面当火引子。破书被他随手扔到了石案底下,那里堆了不少破破烂烂的书籍。

    很快,怪老头便鼓着嘴巴把炉子里的火给吹旺了,添加了几块木炭进去后,迅起身抓起石案上的几只瓶瓶罐罐往药炉中倒进了些粉末,还有些液体,这才拿起一根小棒棒在药炉中搅动起来,没一会儿便飘起一股刺鼻的味道。

    苗毅默默站在他身后看着,并没有打扰他,但是一想到老家伙这样瞎搞出的东西要用在自己身上,保不准哪天就会把自己给毒死了,心有不甘的问道:“前辈,你真的不愿收我为徒吗?”

    “不收,不收,我早已经对天过誓,这辈子不再收徒了。”怪老头头也不回的朝身后摆了摆手,可听对方话里的语气,似乎有种最后通牒的味道,貌似在说,你如果不收我,我就要离开了,总不能真的在这里等死吧!

    不由猛的回头看来,苗毅那无尽的哀怨挂在脸上,怪老头当即讪笑道:“你看你,修行界勾心斗角打打杀杀你争我夺的,有什么好的,老夫避之不及,你还上赶着想卷进去,不如这样吧!老夫虽然不收弟子,但是你可以跟着老夫,老夫保你一辈子吃喝不愁,没人敢再欺负你,怎么样?”

    苗毅坚定的摇头道:“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但是晚辈还要报仇,失去的东西更要拿回来。既然前辈已经过誓不收弟子,那么晚辈就此告辞了,前辈的大恩大德,晚辈来日再报。”说罢长鞠一躬,转身就走。

    “等等!”怪老头急忙喊住他,这么好的试验品哪能轻易错过。苗毅欣喜转身道:“前辈改变主意了?”

    怪老头沉吟着缓缓说道:“我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是谁说修行就一定要拜师的。”他随手指向了石案底下的一堆破烂书籍,“这里面应该有些不错的修行典籍,你随便找找,说不定有合适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