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十章 大补
    苗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叫一个无语,人家六圣是什么人?那可是整个苍穹大世界的统治者,连居住的地方都在域外星空的‘天外间’,天下有谁的修为能比得上他们六个,您老人家的起点未免高得有些离谱了,一开口就拿自己和六圣来打比较,就凭这句话,您不是高手才怪了。

    当然,这些腹诽的话只能放在心里,苗毅也不是傻子,不会硬邦邦的捅出来。于是换了个方式问道:“敢问前辈,刚才你身上那层透明的,像是鸡蛋壳形状的东西是什么?”

    “鸡蛋壳?”怪老头一脸狐疑的朝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明白了苗毅说的是什么,忍不住哈哈大笑的站了起来,大袖一甩,一道白光闪出,瞬间化作一层白色光罩裹住了他,“你想必是看到了这个,才以为我是什么高手吧!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可见你是少见多怪,天下修士有这鸡蛋壳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难道有鸡蛋壳的人都是高手?”

    “是么?”苗毅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仰慕的惊叹道:“至少我在仙侠宫就没有看到过,你是第一个让我大开眼界的。”

    “就凭……”怪老头到嘴的话咽了回去,他本想说就凭仙侠宫那些不入流的东西也配跟我比,可考虑到自己的确不想收徒弟,自夸的话还是不说了。微微笑道:“就你这眼力,把你眼睛睁大了,贴近了仔细看看这鸡蛋壳。”

    苗毅不解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还是依言把眼睛贴到了鸡蛋壳前,不看则已,一看就现蹊跷了。原来这透明的鸡蛋壳并非整体,而是由许多肉眼难辨的微尘所组成,就算贴近了看,如果不集中精神都现不了。他现每一根细小的微尘都在旋转着,整具鸡蛋壳正是由无数根细小的微尘组成。

    “咦!”苗毅后退一步,指着怪老头身上的透明鸡蛋壳好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都说了你少见多怪。”怪老头无奈的摇头,身上的透明光罩霍然一收,立刻变成了一把光可鉴人如一泓秋水的飞剑落在他的手中。

    怪老头晃了晃手中的飞剑道:“苍穹大世界通用的晶币中能提炼金精,而金精正是修士锻造各种法器的必须物,想必你是应该知道的。当然,一般修士也用不起纯金精锻造的法器,因为所耗费的晶币是巨大的,他们承担不起如此庞大的财力。但是有条件的修士,通常一踏入白莲一品的修为就会配上金精法器。”

    苗毅点头道:“想必前辈手上的正是纯金精的法器。”

    “你这是一知半解了。”怪老头抚摸着手上的飞剑,解释道:“再高明的锻造师也难以将金精完全提纯,所以修士获得金精法器后,就会常年累月的携带在身边,以自身的修为来孕育,其主要目的便是一点点的祛除金精中的糟粕,留住其精华。待金精法器完全孕育成功后,构成它的每一个部分便和修士的本体通了灵性,意念所到,随时能分解,也能随时组合,威力也会增大不少。你刚才看到的鸡蛋壳,便是这把飞剑分解后的样子。当然,金精法器也不是随便能孕育成功的,可谓是耗时耗力,通常情况下,一般的修士至少需要三百年的时间,才能孕育出一把。”

    “原来是这样啊!可你飞行的时候为什么要分解成鸡蛋壳,难道是为了保护自己?”苗毅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怪老头淡淡一笑道:“必要的时候,这也是个保护自己的方法,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你刚才应该看见了,每一粒组成罡罩的微尘都在转动,飞行的时候,它们转动的度会更快,当所有的微尘旋转时便会产生足够强大的推力,能加快飞行度不说,驾驭的人更能大量减少修为的消耗,这样便能保持长距离的飞行,毕竟已经和法器心意相通了嘛!不需要纯靠修为驾驭,否则光凭肉身飞行,任你修为再高,时间长了也是吃不消的,这也就是所谓的御剑飞行。”

    “御剑飞行?”苗毅不由想起了6松海他们脚踏飞剑飞行的场景,挠了挠头道:“御剑飞行不是脚踏飞剑那种吗?”

    怪老头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道:“那只是一些不入流的修士的方法罢了,虽也能节省修为,但充其量只是踏剑飞行,飞不了多远,和真正意义上的御剑飞行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苗毅心中疑惑尽解,露出了然的神情,有点羡慕的看着怪老头道:“三百年才能孕育出一把纯金精的法器,可见前辈是真正的高手无疑。”

    怪老头一怔,心想这小子感情还是贼心不死,脸一沉道:“什么话都好说,但是有件事情我不做。我事先声明,我不收徒弟的,你小子别想歪了。”说罢蹲了下来,给砂锅底下添了点火,保持着小火慢炖,浓郁的肉香味已经开始飘溢了出来。

    见对方一句话把自己的心思给堵死了,苗毅不禁一脸的无奈,不过随即又恢复了信心,心想铁杵磨成针,只要我诚心,迟早能打动他的。

    他有所不知的是,怪老头一辈子66续续收过几十个弟子,但无一例外的是,最后都因为玩毒而遭到反噬暴毙,让怪老头伤透了心,从此以后决定再也不收弟子。苗毅恐怕是一厢情愿了。

    峡谷中的炊烟不断袅袅升起,融入上方的三色迷雾中。因为前面的话冷场了,两人守着砂锅没了什么话说,苗毅脸上不时还会露出疑惑的神情看看四周,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住在这人人畏惧的毒谷中,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自己貌似在这毒谷中也没什么不良反应。

    砂锅里的东西慢火炖了小半天后,怪老头开始抽掉了下面的火,将砂锅盖子一揭开,里面的熊掌已经炖得骨肉分离了,浓汤白白的,一股浓郁的肉香升腾四起。苗毅久未进食,闻到如此浓郁的香味,勾起了馋虫,肚子里不由自主的咕噜响起。

    怪老头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苗毅哈哈大笑,化解了之前的尴尬,他神出鬼没的从马甲内掏出了碗筷和汤勺,也不知道身上到底携带了多少东西,总之想要什么就能掏出什么来,不枉他同时挂了十几只百宝囊。

    两只碗,怪老头先乘了一碗熊掌递给苗毅,苗毅顿时恭敬道:“前辈先用,晚辈自己来。”怪老头笑了笑,也不客气,自己先享用起来。

    苗毅随后也乘了一碗享用,现味道的确是好得不得了,不愧是真材实料炖出来的。怪老头吃完一碗后,苗毅连忙抢着帮他再乘,怪老头摆手道:“我有一碗足够了,剩下的都交给你解决了,本来就是为你弄的。”

    “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啊!”苗毅看着那么大一只砂锅,也不知道对方是从哪弄来的。

    怪老头脸一沉:“吃不完明天再接着吃,总之今天最少要吃三碗。”

    三碗?苗毅把心放在了肚子里,才吃三碗,凭自己的食量不成问题。为了不让怪老头生气,他欣然应下。

    然而他哪知道怪老头放进去的补药都是难得的珍品,等他第一晚下肚后,便现浑身暖烘烘的,热气在身体内滚动不停。结果第二碗刚吃几口,就感觉自己鼻子热热的,随后察觉到好像在流鼻涕,用手背随意一擦,现手背殷红一片,竟然在流鼻血,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伤势未愈。

    正要放下碗来,怪老头两眼一瞪道:“吃,继续吃,吃完三碗才能停。”

    苗毅神情一僵,最后把牙一咬,边擦着鼻血,边在那风卷残云,三碗很快便下了肚子,可是血也流了不少。身上更是大汗淋漓,头上在冒热气。

    “前辈!我好热……”苗毅躺在了冰凉的地面,燥热难耐的扭动,希望能借此吸收身体上的热量,手也开始去扯开自己身上的衣服。

    “唔,貌似有些补过头了,忘了这小子是凡人之躯,不过也没什么,反正是做试验的。”怪老头呲了呲牙,一把抓起地上的苗毅,闪进了洞府中,又将苗毅扔到了石床上,出手制住了他,不让他乱动。

    转身到隔壁石室内抱了一堆瓶子放一旁,这都是他最近利用钓月天蟾分泌出的剧毒炼制出的各种新毒药。接着又取出了一把银针罗列好,随手捡起一只瓶子看了看标签,嘀咕一声:“败血散,倒要看看你这怪物能不能抗住。”

    打开瓶子,一根银针伸了进去搅了搅,随手插在了苗毅敞开的胸口上,接着便在一旁仔细观察苗毅的反应。他让苗毅吃了那么多大补的东西,如今正是热血沸腾、血液流窜很快的时候,相信毒起来会更快,这也是他帮苗毅大补的目的之一。

    半个时辰后,怪老头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按理说中了败血散的人,体内的鲜血会迅枯败,可看苗毅那红光满面的样子,嘴里还不停的喊着“热”,哪有点中毒的样子。怪老头的脸色有些黑了,好像中了败血散的人是他,这也太打击他引以为傲的炼毒手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