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八章 施救
    过了一会儿,怪老头收手了,盯着昏迷中的苗毅,语气淡然的自语道:“当胸中掌,震断了六根胸骨,五脏六腑也受伤不轻,气血极度紊乱,重度昏迷中。看得出来,出手的人修为不高,而且也是仓促出手,否则此子必死无疑。”

    光凭伤势他就将苗毅受伤时的情形猜了个七七八八,可见医术的确不凡。紧接着语气一变,咦了声道:“竟然是个修为全无的凡人,天呐!这小子是怎么活下来的。”

    其实一般的伤病对他来说,早就没有了兴趣,他喜欢挑战高难度的疑难病症。从他兴奋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苗毅已经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眯着眼睛细细的把苗毅从头看到脚,他目光落在了苗毅的胳膊上,那里有两个小拇指头大的洞眼,已经化脓,之间还插着一根蓝汪汪的牛毛针。

    怪老头伸出手指在伤口周边按了按,轻轻拔出那根牛毛针,在眼前端详了一会儿,又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微微点头道:“上面竟然喂了‘万丈红尘’的剧毒,三色毒谷中没有这东西,应该是他掉落山崖之前被打入身体的。”

    牛毛针被他收了起来,左手捏着苗毅胳膊上的伤口看了看,右手从怀中摸出银针,在苗毅胳膊上已经化脓的两个洞眼中刮了刮,又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眉头一皱道:“碧血毒蟒的毒,这山谷中倒是有几条,老夫怎么有些看不明白了。”

    迟疑了一阵后,他把苗毅身体上的毒泡一一戳破,把从云蔓上带来的毒刺一一清除干净了。随后站了起来,抱臂端详着地上**的苗毅,一手捻着山羊胡须,一脸腻歪道:“奇怪,真奇怪。”

    他转身提上了地上的鸟笼子,径直飘向峡谷的另一边,很快来到了弄来苗毅的地方,抬头看向上方,人也跟着飘了上去。

    看到从上到下一路被砸破的一片片毒蔓,他不住的微微点头,知道找对了地方。当看到山崖上的洞穴时,闻到了一阵腥臭味,洞口还有拖磨过的痕迹,闪身飘了进去,查看着洞壁上的擦痕,不慌不忙的走到洞穴尽头,现了一条已经化成了血水的碧血毒蟒,只剩下了一付臭皮囊。

    他蹲下摸出了一根银针,沾了点血水在鼻子前嗅了嗅,颔道:“果然是中了‘万丈红尘’的剧毒,死亡时间正好是两天左右的样子,毒蛇竟然死在了剧毒下,可笑……”若有所思的一阵沉吟后,转身迅向外飘去。

    出了洞穴,飞身再次向上飞去,最终落在了崖顶。怪老头踱步在山崖上转了转,先是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把腰刀,地上那滩显眼的喷射状血迹让他停了下来,稍稍用指甲刮了点在指头上搓了搓,在鼻子前嗅了一下,皱眉嘀咕道:“血迹大概也是两天前的样子留下的,应该就是那小子的,不过这个时候好像还没有中毒。”

    思忖中慢慢走到山崖边看着下方的峡谷,缓缓点头道:“是了,被打下山崖的时候应该和中毒针的时间差不多,中途被捕猎的碧血毒蟒干扰了一下,不巧的是,毒蟒刚好咬中了毒针被反噬。如此一来正好减轻了下坠的力道,否则云蔓乘不住他。”

    并非是他闲得没事找事,而是他想弄清楚苗毅为什么扛到现在没死的原因。还有个原因,就是他抓获的钓月天蟾需要正确的饲养方法,既然钓月天蟾如此喜欢吸食苗毅身上的毒泡,那他自然要把配方给弄清楚,这就需要他查清苗毅受伤的原因,说白了就是要得到钓月天蟾的食物配方。

    终于搞清楚了苗毅受伤中毒的次序,怪老头飘然滑向峡谷中。几乎就在他跳下山崖的同时,一道靓丽身影也翻上了山崖,不是别人,正是神情有些恍惚的6雪馨,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不知不觉来到了这里。

    当她看到山崖上的那把腰刀时,踉跄着跑了过去,捡起腰刀快转遍了整座山崖,当她看到山崖上的那滩血迹时,脸色瞬间煞白无比,步履摇晃的循着点点滴滴的暗红,走到了山崖边,一看到峡谷中涌动的三色毒雾后,当场瘫坐在了山崖边泪流满面,吃吃呓语的低声道:“苗毅……”

    抱着那把腰刀在胸前,手掌不知不觉的握在了刀锋上,鲜血滴在了雪白的裙子上,鲜红分外刺眼……

    怪老头回到了洞府前,看着浑身**躺在地上的苗毅,啧啧有声的摇头道:“万丈红尘、三色毒雾、碧血毒蟒、毒蔓,还有钓月天蟾,五种剧毒竟然都没有毒死你,简直是福大命大。”

    稍作沉吟后,想通了某些问题,更是惊叹不已:“照说那一掌也能要了你的小命,光血脉中的淤血就能堵塞你的心脉正常运转,碰巧的是你跌落在这三色毒谷,这三色毒雾对血肉的腐蚀性极强,结果被你吸入了肺腑之中,竟然腐蚀通了你淤塞的血脉。说来那赏你毒针的人也是多此一举,若不是万丈红尘的剧毒和三色毒雾产生了以毒攻毒的奇效,你也早就被毒雾给毒死了,偏偏那碧血毒蟒又跑来凑热闹,给你身体内加了一味剧毒,加之云蔓上的毒刺中和你体内的几种剧毒,这才让你活到了现在啊!就是不知道钓月天蟾的剧毒和那几种剧毒混合后,又对你产生了什么效果?”

    说罢将苗毅给抓进了洞府之中,扔在了最里面的一张石床上。洞府内堆满了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有各种稀奇野兽的尸骸,可谓是堆积如山,连人的尸骸也有不少,甚至还有几具干尸,看着渗人。地上更有散乱的各种药材,让洞府内充满了怪异刺鼻的药味。

    总的来说,粗看一眼,整个洞府就好像是垃圾堆,也不知道洞府里的环境原来就是如此,还是后来变成这样的。

    怪老头一番准备后,重新戴上了皮手套,打开了一旁的鸟笼子,抓住了里面呱呱乱跳的钓月天蟾,对它笑道:“吃了人家的,自然要还人家的,稍稍委屈一下吧!”

    只见他抓住钓月天蟾,开始当抹布用,在苗毅身上轻轻擦拭着。钓月天蟾背部那疙疙瘩瘩的皮肤上,不断的分泌出乳白色的毒液,没多久就将苗毅浑身上下给擦了个遍。

    “小子,碰上我算你走运,我救你一命,你给我做研究,事后咱们互不相欠。”怪老头笑嘎嘎的将钓月天蟾关回了笼子里面,又开始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掌按在苗毅的胸口,运功帮他恢复胸口错位的断骨。

    完全复位后,他摘掉了皮手套,取出一条皮带,上面插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粗细不一的银针,一一拔出摆放在了一只银盘里,又从马甲中摸出一只银瓶,一拔掉塞子,立马有一股沁人肺腑的清香飘散在整个洞府内。

    几滴清亮的芬芳液体从银瓶中滴在了银盘里,洞府内的清香越浓郁,吸上一口香气便能让人神清气爽,加上怪老头舍不得多给的样子,可见瓶子里装的乃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将银瓶宝贝似的收好后,他摸出一颗灰色的药丸,捏成了粉状细细的撒在了盘子里,立刻飘起一股呛人的异味,随后抓起盘子里的银针,小心在盘子里搅动,尽量让每一支银针的针头都沾上那黏稠的液体。

    这时他才端起银盘郑重的打量了遍昏迷不醒的苗毅,忽然出手如风,飞快的从盘中捻起各种银针,急插在了苗毅的身上。上百根银针全部插完后,苗毅几乎成了刺猬。

    这还不算完,怪老头又摸出一只白色瓷瓶,打开塞子倒出一粒蜡丸,将蜡丸捏碎露出一颗金灿灿的丹丸,直接塞进了苗毅的嘴中。怪老头这才松了口气,收拾起手中的东西,看着苗毅感慨道:“金风玉露液、涅槃丹、九曲金丹,老夫都不怎么舍得用,今天倒是便宜你了。待到你口中的九曲金丹完全化尽后,按说伤势应该能痊愈了吧!好东西可不是白给的,希望你早点好起来,配合老夫的研究。”

    苗毅处于深度昏迷中,什么都不知道,怪老头也不征求他的同意,就把交换的条件给定好了。

    此后的日子里,怪老头不时会从外面抓来各种野兽,成了精的妖怪也逮来不少,但无一例外最后都给他弄死了。大多数的时间里,他一直埋头在一间石室的案台上,在折腾那只钓月天蟾,惹得它一天不知道‘呱呱’叫多少次。

    至于苗毅的伤势,他从那次施救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一眼,似乎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

    仙侠宫,掌门6松海死后,全派上下的白幡、白孝至今还没撤除。本属于6松海的房间内,6雪馨头上插了朵白花,脸上的悲伤神色还未褪尽,站在居中的桌子旁,静静看着桌上青烟袅袅的香炉。

    6莹高挽的云鬓上同样插了朵白花,盯着默不吭声的6雪馨看了许久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作为孝女,你该做的都做了,不能再拖了,离圣徒选拔只剩下五年时间了,你必须跟我回朝仙门抓紧修炼。至于仙侠宫的后事,你不用担心,现在就跟我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