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七章 钓月天蟾
    次日,山峦层林遍染朝霞,充斥在峡谷底部的毒雾又开始上浮,飘荡在五六米以上的空中徘徊不散。那披着蛇皮马甲的怪老头又出现在峡谷内晃悠,和昨日一样,依旧在山壁的缝隙和洞眼中到处查看着什么。

    他远远看了眼云蔓中一动不动的尸体,仅仅是观察四周的时候顺带着瞥了眼,貌似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显然是见惯了死人的事情。

    然而从尸体下方经过时,却是脚步一顿,鼻翼扇动“嗖嗖”嗅了嗅,捻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须抬头嘀咕道:“从这腥臭味上判断,好像是同时身中了几种剧毒后的反应,落在毒蔓上,怎么会出现好几种剧毒的反应,奇怪了?”

    怪老头对毒物似乎颇有兴趣,目光闪了闪,轻飘飘的升空浮起,竟然丝毫不畏惧那三色毒雾,飘落在了纠缠的云蔓上,一看到苗毅的容貌后,顿时一愣道:“呃…是个留辫子的男人。”

    他蹲下身子捏住苗毅的下颚左右掰动,看了看脖子上长的毒泡,现尸体还未僵硬,脖子上还有轻微的脉搏在跳动,不由啧啧称奇道:“好强壮的身体,在毒雾中抗过了一天竟然还能够不死。”

    把苗毅上下扫了两眼后,瞳孔忽然骤缩,他的目光停在苗毅的胸膛上,在那褴褛的衣衫上,有几只小小的蹼脚印,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水生小动物留下的,但是一般的水生动物是无法上岸的,尤其是跑到这三色毒谷中来。

    怪老头目中绽放出异彩,有些兴奋的探出手指揭开了苗毅胸口破烂的布块,入眼是大大小小的黄亮毒泡,更有十二块光滑细腻的斑点,迥异于周边的皮肤。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怪老头忽然嘎嘎大笑起来,笑得手舞足蹈道:“是钓月天蟾,一定是钓月天蟾,找你那么久找不到,原来喜欢吸食这毒泡,呃……”

    他有些高兴过头了,云蔓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哗啦一声一齐掉了下来。还未落地,怪老头一把抓住苗毅的裤腰,抬脚在尖尖的石头上一点,如一只大鸟般的飞向了峡谷的另一头,隐隐有喜不自禁的声音传来:“有这诱饵在,我看你这次还往哪跑……”

    峡谷深处,有洞府一座,洞府外面,苗毅被扔在了地上,那怪老头祭挥掌拍向地面,“咣”的一声巨响,打出了一个深坑。只见怪老头随后跳入了深坑中,开始修理坑内的棱角,花了点时间搞定后,又急匆匆的一跃而出,闪进了洞府内,只听洞府里面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

    许久后,怪老头扯了一张大网出来,跳进坑内开始布置,东搞西搞了一阵,也不知道折腾了个什么东西,在网上栓了根绳子,鬼鬼祟祟的牵引到洞府里面。出来后又闪身到空中的三色迷雾中扯了一大堆云蔓,小心翼翼的遍挂在坑内的网上做掩饰。

    总之给人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任谁走到边上一看,都知道此坑是个专门坑人的陷阱。

    忙完这些后,怪老头到一旁抓起苗毅走到坑边,信手丢进了布满毒蔓的坑中,哪管苗毅是死是活。他向峡谷内左右看了看,一道白光从他马甲中闪出,唰的变成了一个椭圆形如鸡蛋的透明光罩,裹着他急飞出了峡谷。

    约莫个把时辰后,又见他从外面飞了回来,透明光罩迅收敛成一把飞剑,嗖的闪回了马甲中。他手中多了一只新编的竹筐,接着一刻不停的到山壁上拽了一堆云蔓,装饰在了竹筐的外面,大概掩饰住了竹筐的本来面貌。

    他往地上一蹲,举着竹筐从头顶上罩住了自己,大小刚好合适,于是顶着竹筐走进了洞府内,里面传来一声嘀咕:“该死,远了点,有些不妥。”

    话声刚落,他又顶着竹筐走了出来,很像路人甲,手上还提着那根刚布置到洞府里面的绳头。走到洞口左右看了看,最终还是选了左边地势稍微高那么一点的地方,估计是便于观察的缘故,拽着根绳子就蹲在了洞府门口的左边,。

    虽然看不到了人,但是竹筐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竹筐下面的绳子在收拢,山洞里面的一大截绳子都被拽进了竹筐底下,直接将绳子和洞外埋伏的陷阱拉成一条直线后才停了下来。

    从这时候开始,竹筐里面连一丝动静都听不到了,就像是峡谷中突兀长出的一块山石一般。

    不过貌似布置得有些太早了点,此时才正午时间,不过竹筐里面的人很有耐心,缩在里面一直等啊等的,直到等到了日落西山,峡谷内的迷雾充斥满了谷底,竹筐里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很显然,类似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干,有适应能力。

    夜幕下的峡谷内,静谧无声,深夜中一点银白色的幽灵悄无声息的闻着腥臭味追来了。还是那只银白色的大蛤蟆,弹身落在山壁上一动不动,好像伪装成了一块石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天色已经有些微微亮时,它才稍稍动了下,确认没有危险后,才跳到了峡谷中的深坑旁,可见警惕性有多高。

    银白色的大蛤蟆歪着脑袋看了看坑里面的苗毅,似乎有些奇怪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但是昨夜的饱餐让他放松了警惕,悄无声息的跃进了深坑内。

    竹筐中偷窥的目光闪现出无比兴奋的神采,不过他也很有耐心,并没有急着动手,直到坑中传来轻微的肆无忌惮的咕噜咕噜吮吸声,那双偷窥的眼神才闪现出异彩,这时竹筐下面的绳子猛的一拉。

    坑中的网“哗啦”一声合拢,立刻听到清脆响亮的“呱呱”声不停的传来,一道银光不时在网中胡乱的冲撞。同时,那只掩藏踪迹的竹筐呼的飞向了一边,怪老头哈哈大笑的站了起来,边回收手上的绳子,边走到了陷阱旁,看着落入网中的银白色大蛤蟆乱蹦乱跳。

    “好家伙,十年前的一次相见,让老夫一直为你牵肠挂肚,奈何你一直神出鬼没啊!为了抓住你,老夫在这里足足守候了十年。不过今天总算是值了,不枉费我一番心血,我的钓月天蟾啊!”怪老头的哈哈大笑声回荡在峡谷中。

    一番畅快淋漓的宣泄后,怪老头开始收网了,连带着网中的苗毅一起给提了起来。苗毅、钓月天蟾,还有一堆毒蔓,都被一网打尽了。

    怪老头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了一双脏兮兮黑得亮的长筒皮手套,从网口中伸了进去,在网中一阵乱抓乱捏,费了好大功夫才抓住了那呱呱乱叫东闪西闪的钓月天蟾。

    看他如此小心的样子,为了抓只蛤蟆还戴上了手套,似乎不惧怕峡谷中的三色毒雾和毒蔓,却害怕这只大蛤蟆。

    钓月天蟾抓出来后,如同心肝宝一样被他双手给抓着,一手捏着它脖子,一手拉扯开它的四肢,翻来覆去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转身走进了洞府内,嘴中还不停啧啧有声道:“漂亮,真漂亮,不愧是奇毒无比的远古血脉……”

    天色大亮后,峡谷中的毒雾又开始上浮,洞府中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声,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后,怪老头提了只类似鸟笼子的东西出来,不过鸟笼子的栅栏很密,估计连根筷子都插不进去,银白色的钓月天蟾老老实实的趴在了里面,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累了,貌似被囚禁在了笼子里当鸟养。

    “漂亮,真漂亮……”他举着那只鸟笼子还在反复的啰嗦,正迎着洞外的光线左右端详着自己的猎物。晃来晃去,一不小心自然就踩到了苗毅身上,这一脚踩在苗毅的胸口,苗毅“嗯”的出了一声轻微的闷哼。

    “嘿嘿!”怪老头一脸奇怪的看向地面,惊讶无比道:“三色毒雾、毒蔓还有钓月天蟾,三种剧毒加身,竟然还没有死?乖乖!这是什么怪物,老夫得仔细看看。”

    他蹲了下来,犹豫了下,还是将手中的鸟笼子放在了一旁,重新戴上长筒手套,扯开了昨天布陷阱的网,将网上纠缠的毒蔓拨拉干净后,裹成一团,拉开马甲信手塞入了胸口。只见他敞开的马甲里面,左右都挂满了百宝囊,得有十几只,怪不得能往胸口装东西。

    将所有的毒蔓都扔进坑里面后,他就蹲在坑边把苗毅的破烂衣服都扯掉了,连内裤都没给苗毅留下,全部丢进了坑中,幸好脖子上的项链没碍他事。

    怪老头神情开始凝重起来,进入了职业状态,上下审视一阵躺在地上的苗毅,微微颔道:“不错,挺结实的小伙子,身体素质应该比一般人强,连下面的家伙也大,看样子还是个处男。”

    目光在苗毅胸口淤血黑的手掌印上停了停,又摘掉了皮手套收起,手掌在苗毅胸口轻轻按了按,随后手掌贴在胸口,屏气凝神的细细查探起苗毅体内的伤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