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六章 三色毒谷
    方君子一步步逼来,嘿嘿冷笑道:“退呀!你倒是再退呀!听说进入这三色毒谷中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你不妨跳下去看看,看你会不会是个例外,也好让我开开眼界。”

    苗毅在仙侠宫境内住了这么多年,深知下方的三色毒谷乃是这大山内的死地,一但触碰到那三色毒雾,可谓是必死无疑。如今前有强敌,后无退路,他知道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如此一来,跟随苗老头多年的历练反而让他更加冷静了下来,手持腰刀身躯微弓,那状态犹如伺机而动的猎豹,随时能爆,目光更是冷静的盯着方君子的每一个细微动作的变化。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不肯放过我?”苗毅咬牙质问道。

    “呵呵!我想你小子还不至于傻到那个地步吧!”方君子负手走来,举止间仿佛把苗毅当成了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一般,还一脸阴笑的反问道:“你说呢?”

    “是你在法场的做了手脚?”苗毅忽然喝道。

    方君子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也不笨嘛!只是想不到你竟然能从那山魈精手下逃过一劫,否则我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苗毅的眼角狠狠抽动了一下,双目中满是愤怒,他只是有所怀疑的尝试着问一下,没想到还真是对方动了手脚。突然,他的目光往方君子身后一扫,大声道:“洪长老,你们都听到了。”

    此话一出,方君子顿时吓得头皮麻,下意识的以为中了什么圈套,惊悚的回头看去。几乎就在这同时,苗毅弓着的身子猛然弹射开来,抓住机会一刀劈向对方的脖子,出手狠稳准,完全是一招杀敌的偷袭。

    方君子看到身后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影,再听到破风声响起,立马反应了过来,自己被那臭小子给骗了。回头的同时,大手一甩,手掌印在了砍来的刀面上,将腰刀震飞的瞬间,手掌顺势迎着扑来的人影一掌拍中。

    苗毅身手再敏捷又怎么可能是一个白莲三品修士的对手,“砰”的一声重击,伴随着胸骨寸断的声音响起,一口鲜血“噗”的呛出,整个人当场昏阙,倒飞了回去,直直坠落向三色毒谷中。

    方君子一脸阴霾的跟着飘到山崖边,看到忽然涌起的三色毒雾多少有些顾忌,没有追杀下去,尽管知道苗毅掉落三色谷中有死无生,但他仍怕留下后患,顺势摸出了一根细如牛毛蓝汪汪的细针,无声无息的射了出去,打在了苗毅的胳膊上,眼睁睁的看着苗毅下坠的身形隐没在涌动的迷雾中。

    “小子,你也不算死得冤枉,这根牛毛针上喂了‘万丈红尘’的剧毒,是我花了大本钱弄来的,本是留作后手对付6松海的,没想到6松海没用上,如今倒是被你给享受了。”方君子盯着峡谷内涌动的迷雾冷哼一声,百宝囊中的飞剑闪出,纵身踏剑而去……

    三色迷雾忽起忽落的涌动,昏迷中的苗毅呼的坠落深渊,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悲剧,无非是血肉模糊。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凡事总有出乎意料的时候。

    就在离深渊地面数十米的的山壁上,一个迷雾封锁的洞穴内唰的射出一道青影,下坠的苗毅被强行拉住了。一条罕见的碧血毒蟒咬着住了苗毅的胳膊,黄睛睛的眼珠转动了一下,狰狞的头颅左右看了看,大腿般粗壮的碧绿光的身躯开始蜿蜒缩回洞内,刚到嘴的美食自然也被拖回了洞穴内。

    昏迷中的苗毅下意识轻微的动弹了一下,碧血毒蟒如临大敌,针管般的獠牙猛的扎进了苗毅的胳膊内,能看到近乎透明的牙管内,有黄亮的毒液直接注射进了苗毅的身体内。长达十几米的身躯开始一点点的将苗毅给缠住,它会将他给勒死,直到猎物没有心跳后,就会生生吞进腹内。

    忽然,碧血毒蟒的庞大身躯颤动了一下,给猎物注射毒液的时候,不想猎物的胳膊上插着一根牛毛针,在它咬合的时候,牛毛针在它的口腔内扎了一下。

    随之而来的反应是,碧血毒蟒蜷缩紧的身体猛的松开,慌不及待的张嘴吐出了嘴中的食物,口中不断的出嘶吼,开始在洞穴内不停翻滚,显得异常的痛苦不堪,犹如活见鬼一般,一头把猎物顶落山崖后,磨擦着地面疯狂的向洞穴深处退去。

    昏迷中的苗毅自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再次从洞穴内翻落下来。下方十几米距离的山壁上长满了剧毒无比的云蔓,团团簇簇交织在一起,好似张网以待,刚好接住了他。

    “哗”云蔓无法承受他身体下坠的重量,直接被冲破,然而下面的山壁上还有一层又一层,不断的接住他,又不断的被惯性冲破。直到离地五六米的位置,最后一层云蔓终于兜住了他,否则地面上那棱角分明的岩石能将他扎个通透。

    本来这些云蔓是承受不了苗毅从崖顶下坠的惯性的,幸好在接近地面的时候,被碧血毒蟒给打扰了一下,再次坠落的时候便没了那么大的冲击力。

    尽管如此,此时的苗毅身上已经是破破烂烂,背负的包裹里漏出了烂碎衣服,浑身上下几乎扎满了属于云蔓枝叶上的红褐色小毒刺。

    如果此时有人身在大峡谷底下,便能现一幅奇异的景观,峡谷内的三色毒雾始终漂浮在离地面五六米的位置,而在峡谷两侧的山壁上,那些剧毒云蔓就大片大片的生长在毒雾中,五六米以下的位置,或者往上太高的位置都没有它们的踪迹,仿佛只有在浓密毒雾的滋润下,这些云蔓才能生长得欣欣向荣。

    峡谷的底部虽然没有迷雾,但是也因为迷雾的关系,使得光线不是太好,有种刚刚天亮时蒙蒙亮的感觉。

    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怪异老头背个手漫步在嶙峋凹凸不平的峡谷底下,乱糟糟的头随便收拢,用根木钗插在了一起。样貌倒是长得有鼻子有眼,个子也不矮,不过肌骨偏瘦,面色还有些蜡黄,精神倒是显得不错。一身灰袍子,袍子外面还罩了件皮马甲,细看便会现,竟然是一件用蛇皮缝制的皮马甲,敞开着套在袍子外面,总体看来有些怪异。

    怪老头不时走到山壁跟前有裂缝或者有洞眼的位置,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捻着山羊胡子,眯上一只眼睛朝裂缝或者洞眼中查看,似乎在找什么。然而每每都会显得很失望的摇头晃脑,又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滴答…滴答……”有暗红的液体从上方滴落,地面已经有了小小的一滩。

    怪老头脚步一顿,抬头向上看去,现上方毒雾笼罩的云蔓上躺着一个人,一条辫子悬在毒雾下面轻微的晃悠。

    “哎!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女人,好好的日子不过,要干这轻生寻死的事,唔,说不定是遭人迫害也说不定。”怪老头煞有其事的看着上方一顿嘀咕,随即又摇头晃脑的走了过去,他也不管上面的人是死是活,没有丝毫出手相救的意思,身影消失在峡谷的另一头。

    数个时辰后,怪老头又背着手晃了回来,这次他经过这里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而此时苗毅的身上,但凡是被云蔓毒刺扎中的地方,都开始鼓起了一颗颗黄亮的毒泡,隐隐有恶臭的味道飘逸出来。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峡谷内的三色迷雾犹如潮汐一般,开始向下蔓延,把整个峡谷底部全部给充斥了。而苗毅身上的毒泡也鼓大了不少,同样恶臭的味道也越浓郁了,开始招来了一位不之客。

    一只拳头般大的银色小家伙,轻哒哒的在山壁间纵横跳跃,动作很是灵活迅捷,让人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直到蹦到这边的山壁上才停了下来,竟然是一只银色的大蛤蟆,金色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在好奇的打量着躺在云蔓中的苗毅,现是个人后,目光中开始显露出警惕的神色。

    可似乎又禁不住什么东西的引诱,迟迟不愿离去,最后它壮着胆子闪身落在了苗毅的身上,只是轻轻一点,便迅捷如银色闪电消失在迷雾深处。

    然而过了没多久,它又悄无声息的蹦了回来,仔细观察了苗毅一会儿,才又蹦到了苗毅身上,不过又迅逃跑了。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试探了好几次,这拳头般大的银色蛤蟆才不客气的闪到了苗毅的胸口蹦蹦跳跳,蹦到一颗黄亮的毒泡前,张嘴一口咬住,如同吃奶一般,咕噜咕噜的将毒泡中的毒液给吸食干净了。

    毒泡瘪了下去,它又蹦到另一个毒泡前继续咬住吸食,貌似这毒泡中的毒液很合它胃口,舒坦得不时撑动四肢。吸了一个又一个,一口气吸食了十二个毒泡,银色蛤蟆的肚皮也涨得鼓鼓囊囊的,体型足足比原先大了一倍,这才心满意足的跳入了迷雾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