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五章 没有退路
    那样子,简直是嚎哭得伤心欲绝,方君子赶紧扶住她安慰道:“夫人,为了你腹中的骨肉,还请节哀顺变。”

    “我克死了师傅,又克死了6掌门……”坐在地上的苗毅反反复复的嘀咕着这句话,脑海中浮现出师傅为救自己而油尽灯枯的场景,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

    洪大正看他这个样子,不由眉头皱起,知道苗毅再不为自己辩解的话,恐怕仙侠宫再也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然而自己又不好当众让他为自己辩解,搞不好会被人抓住把柄说自己图谋不轨。

    果然,6莹冷眼扫向苗毅,厉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是以什么身份混进仙侠宫的,但是我弟弟的事你牵连其中无法推脱,如果不是看在我死去弟弟的面子上,今天我定要取你的小命……我以馨儿姑姑的身份宣布,你和馨儿之间的婚约就此取消,若再敢纠缠,饶你不得!”

    洪大正神色怪异的看了眼6莹,感觉事情处理得太过快了,然而他又不好对6莹要求什么。

    苗毅浑身一颤,看向6莹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即又露出哀求的眼神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6雪馨。6雪馨避开他的目光,低头咬唇不语,6莹当即怒喝道:“馨儿,莫非你连姑姑的话也不听了?难道你真的想要和间接杀死你父亲的仇人成亲不成?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吗?”

    最后两句话对6雪馨的杀伤力太强了,这是要逼她表态了,6雪馨颤颤巍巍的伸手到腰间的香囊中取出了一把木梳子,这是苗毅亲手做的送给她的,颤抖着手缓缓伸了出来。

    苗毅悲伤满面,无力的摇头道:“馨儿,师傅死了,6掌门死了,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不要这样对我,真的不要……”

    他从小到大,不管吃过多少苦,但是这样求人的话,平生还是第一次,很无力,很无助,仿佛天要塌了。6雪馨咬唇痛哭了起来,她很了解苗毅,知道苗毅除了自己真的再也没有亲人了,离开了仙侠宫,他将去哪安身?手中的木梳子下意识的慢慢缩了回来。

    “馨儿!你这是大逆不道!”6莹再次厉声喝道:“你若不和他断绝关系,那就别怪姑姑亲手帮你断绝!”五华夫人也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助威。

    6雪馨浑身一颤,手中的木梳子再次递出,苗毅一脸惶恐道:“馨儿……”6雪馨忽然死死的看着他,流着眼泪一字一句道:“你害死了我父亲!”

    苗毅顿时如遭雷击,神情一阵木讷后,缓缓伸手去接那把木梳子,然而两只手触碰到后,谁都没拿住那木梳子,梳子掉到了地上,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梳子上。

    “来人!给我把他赶出仙侠宫,以后再也不许他踏进半步!”6莹再次喝道。

    苗毅伸出手想去抓起地上的梳子,手指头将要碰到的时候,方君子松开了扶着的五华夫人,一只脚忽然踩了过来,“啪”直接将梳子给踩得粉碎,指着苗毅喝道:“还不快滚!”他目中泛起杀意,只要苗毅再敢迟疑,他就要趁机下毒手以绝后患。

    洪大正眉头一皱,横插了过来,搂住苗毅的胳膊喝道:“走!”

    单臂夹着他径直朝法场外走去,企图落空的方君子不禁一阵咬牙。而被夹走的苗毅,目光一直盯着地上被踩碎的梳子,6雪馨也同样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碎木屑,随后返身扑倒6松海的尸体上放声痛哭……

    苗毅被洪大正直接送回了独居的小院,闯进屋内把他往床上一扔,叹道:“赶快收拾你的东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再拖下去,我也保不住你。”

    苗毅抬头呆呆的看着他,无力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是克星?”

    “犯什么浑?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快点收拾你的东西离开这里。”洪大正看了眼窗外低声喝道,结果苗毅无动于衷的摇头道:“我还能去哪?”

    “天大地大,哪里不能去?总之暂时不要回这里就是了……”洪大正一番劝慰,现这小子思维进了死胡同不开窍,当即里外到处看了看,现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行礼,打开衣柜现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个包裹,还有一把腰刀。于是把衣服全部塞进了包裹中,顺手拿上腰刀,返身直接抓上苗毅,出了院子踏剑迅飞走。

    身在空中凉风冲面,苗毅似乎清醒了不少,忽然来了句:“我要去祭拜我师傅。”

    洪大正方向变动,提着他很快飞临那山头孤独的小院上空,隐约看到门口的大树下有个坟包,迅落地,放下他后,把手上的东西塞到他的怀中,交待道:“祭拜完你师傅后,你立刻离开这里,山路不要走,最好挑偏僻的地方翻山离开,我现在回去就说已经把你送出了仙侠宫境内,这样方君子就算想找你麻烦,一时半会儿肯定也找不到你。哎!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说完就要离去,苗毅忽然出声道:“我觉得6掌门的死有点蹊跷,我要回去把这事说清楚。”

    “你……”洪大正返身看着他那坚定的眼神,摇头叹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之前你为什么不说清楚,现在回去再说,不觉得有出尔反尔的嫌疑吗?就算我相信,你觉得6莹会相信吗?我告诉你吧!6莹这是看在掌门和馨儿的面子上有心放你一马,否则仅凭你和掌门的死有牵连,你就无法活着离开仙侠宫,你当杀你一个凡人是什么大事吗?”

    苗毅咬牙道:“难道她就不想查清6掌门的死因吗?”

    “年轻人,你的想法太简单了。”洪大正好言警告道:“查自然会查,但是没有人证、物证之类的铁证,有些事情是查不出来结果的。最重要的是,6莹绝不会让你和6雪馨成亲的,你就不要做非分之想了……”

    他迅把6莹选拔圣徒失败后,于是把希望寄托在6雪馨身上的经过及6松海瞒着6莹给6雪馨指婚的事讲了遍,最后说道:“你只要回去,6莹就有一百个理由杀了你,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而且你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事情,方君子和五华夫人也不会放过你,就凭你现在的样子,拿什么跟他们斗?快点离开这里吧!不要给别人杀人灭口的机会。”

    苗毅怅然若失,没想到自己和6雪馨指婚的背后还有这样的事,不由喃喃道:“难道我和馨儿之间就再也没有了复合的机会吗?”

    “有!”洪大正拍了拍他肩膀,给他打气道:“只要你变得足够强大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想办法好好活下去,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做了。好啦!我言尽于此,希望还有再见的机会吧!”说完踏剑掠空远去。

    “只要我变得足够强大……”苗毅喃喃自语的转身,慢慢走到了大树下的孤冢前,神情恍惚间眼前的坟包一阵虚晃,变成了苗老头闭眼安坐在藤椅上的画面,思绪刹那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破庙里面,想起了初见苗老头的场景。

    那时的苗老头正拄着双拐看着哭哭啼啼他,声色俱厉的骂道:“以后不许再哭了,老夫纵横寰宇,最看不得男人流眼泪,给我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姓‘苗’,辱没不了你,你也不许给我丢脸。从今往后,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坚强面对,一个‘毅’字牢记心中,你的名字就叫苗毅了,跟我走……”

    一阵冷风吹来,树叶哗哗作响,苗毅一个激灵,打了个冷颤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坟墓惊住了。他没想到早就记不清了的童年往事,突然会如此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难道是师傅显灵了?

    “师傅!我记住了。”苗毅一声自语,当场跪在了坟墓前连磕三个响头,随后就跪在坟前重新收拾了行囊,系在了后背,腰刀也重新挂在了腰间,站起身来毅然回头离去。

    离开仙侠宫境内之前,他还有个地方想去看看。他一溜烟的跑进了深山里面,来到了一处山崖前,手脚并用抓着藤蔓迅爬了上去,又来到了山顶的水潭边,这里有他和6雪馨之间太多美好的回忆。

    “啊……”

    一时间,他竟然忍不住高举双臂对天咆哮不止,泄心中的苦闷,声音在山巅滚滚回荡。

    “哼哼!我就知道洪大正那老鬼在跟我打马虎眼,他说有的事情,我偏偏要查看个清楚。果然……嘿嘿!”

    身后忽然响起方君子的声音,苗毅的脸色大变,缓缓转过身来,只见方君子看着他阴笑不止道:“本来这深山老林的想找到你还真不容易,却没想你小子嗓门挺大的,看来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是老天要你死,你也怪不得我!”

    在他的步步紧逼下,苗毅拔出了腰刀,缓缓向后退去,待退到了悬崖边,回头一看,下面的大峡谷中,橘黄色、红色和黑色的迷雾交织在一起徘徊不散,已经没有了退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