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四章 突生横祸
    奇怪的是,那山魈精也正冷眼盯着他,目中寒光闪烁。

    苗毅眼皮忽然跳了一下,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今天这山魈精有些太安静了,往日在他身上动手脚的时候都会出低沉的怒吼,可今天完全是一声不吭,甚至现在要取它性命也冷静得有些不像话。

    就在6松海走近铁笼子的时候,苗毅下意识的顺着锁住山魈精的铁链子看向了左右的山壁,陡然现牢固铁链子的山壁上有细微的碎石滚落,并且有裂缝开始呈现,当即大喝道:“不好!”

    6松海不由回头一看,不知道他紧张什么。“咣”的一声震响,十几条固定在两边山壁上的铁链猛的脱落,锁住笼子铁门的锁链直接崩断。山魈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门而出,锋利的五爪已经插入了6松海的胸口,顺手一甩,6松海的身体飞向老远,山魈精直接掏出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捏爆。

    这还不算完,它冷眼盯向苗毅,两只大抓直接合拍过去。

    此时也幸亏苗毅多年跟随苗老头降妖捉鬼的历练,关键时刻不见他慌张,反而一声怒喝朝着山魈精的怀里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山魈精被身上的铁链子拴着,动作有失灵活,回手猛拍的瞬间,苗毅已经身子一矮,堪堪避过锋利的双爪,双脚一蹬地,从他胯下直接射了出去。

    避开危险后,他并没有趁机逃离,反而兔起鹃落的一个跟斗弹起,以一等的身手冲到了铁笼子后面,双臂拉住一根铁链子,双脚蹬住铁笼子,躬身猛张,“呀”的一声,满脸涨得通红,拉住铁链子猛拽。

    那铁链子的另一头就是锁住山魈精琵琶骨的一双铁钩,山魈精吃疼不已,一丈高的庞大身躯竟然被苗毅一个凡人给拉得踉跄不已,倒退几步。由此可见苗毅的反应有多快,关键时刻有多冷静,一下就抓住了山魈精的弱点出手。

    然而凡人就是凡人,尽管山魈精被折腾了这么多天已经虚弱不堪,但又岂是一个苗毅能够控制的。山魈精双手反抓住肩后的铁链子猛的一拽,苗毅手上的铁链子脱手,身子“砰”的撞在了铁笼子上,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山魈精刚取下左右琵琶骨上的锁钩,门口被惊呆了的守卫弟子已经反应了过来,驱剑冲杀而来,结果被他挥舞手中的铁链直接扫飞,一个个血肉模糊在地。侥幸躲过一劫的弟子吓得连连后退,这样的高手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山魈精也知道此处不是久留之地,迅解除身上的束缚,抠出嘴中的刺球,飞身向一侧的山崖,忽然远处一团白色光球射来,一声娇喝响起:“孽畜找死!”

    光球中是一个女子,随着一声厉喝,周身的白色光球转眼收拢凝聚成一把飞剑,飞斩杀而来。飞身在空中的山魈精大吃一惊,返身就要另谋出路逃跑,然而飞剑来势如虹,他又重伤虚弱,如何能躲过,瞬间便追上了他,“啊”的一声惨叫在空中响起,血雨飘洒,直接被削斩杀,掉落下来。

    浮空的女子面无表情的召回飞剑,目光扫视下方,看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6松海,一声疾呼“弟弟”,闪身到地面跪倒在地,抱起了6松海急救。

    这名女子正是6松海的姐姐6莹,而6松海其实已经是当场毙命,连心脏都没了,如何还能救活。

    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立刻惊动了仙侠宫的人纷纷赶来,五华夫人、方君子、洪大正及上下弟子几乎全部到场,现场惊呼声一片,五华夫人同样跪到在地抱着6松海的尸体哭泣。方君子却借着迅查看现场的机会,将那条锁住铁门的链子捡了起来,悄悄的收起。

    正找不到机会出来的6雪馨听到动静后,也借着关心门内事务的机会跑来了,她原本还想看热闹,谁知却看到了这一幕,脸色一白,当场昏倒,幸好被面色凝重的洪大正给托住了。

    五华夫人哀泣之余扫视打斗的现场,看到是山魈精脱困为的祸,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方君子,方君子瞥了她一眼微微颔不语。五华夫人顿时紧张的偷看向6莹,不知道她怎么会赶在这个当口赶来了,随即哭得更响了。

    法场一片愁云惨雾,最后还是6莹先冷静了下来,放下了6松海的尸体,扶起五华夫人道:“弟妹有孕在身,为了弟弟的骨肉着想,还请节哀。”方君子眉头动了动,赶紧从她手里帮扶住五华夫人。

    被洪大正按住人中幽幽醒来的6雪馨又扑到了6松海的尸体上,抱着哭个不停。

    6莹随即环顾众人,厉声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光却看向了洪大正,后者赶紧回禀道:“6大姐,我们也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前几日我们抓获了一只青莲四品修为的山魈精,掌门准备炼制符篆……”他把知道的前因详细讲了遍。

    听完后,6莹怒指那空置的铁笼子,喝道:“既然已经被困住了,那妖孽为何能从笼子里面冲出来?”

    现场一阵沉默,扶着五华夫人的方君子突然出声道:“此事恐怕和那个苗毅有关。”洪大正闻言猛的看向他,目光微动。抱着父亲哭泣的6雪馨闻言抬头看向四周,急声道:“苗毅!苗毅他怎么了?”

    “苗毅?”6莹嘶吼道:“谁是苗毅?”洪大正目光搜寻到铁笼子后面的苗毅,闪身掠去,迅抱了过来施救,6雪馨又扑到苗毅身上摇晃不停。

    6莹看到6雪馨着急的样子,微微怔了下,沉声道:“此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事情是这样的……”方君子把苗毅和6雪馨早在十年前指婚的事情,还有苗毅师傅过世随后被6松海带回仙侠宫的事情讲了出来,最后说道:“此子是个凡人,掌门有意栽培他,于是每日带到法场以被囚的山魈精传授修行经验,如果不是因为此子,掌门兴许不会遭此劫难。我现在有理由怀疑,那山魈精好好的怎么会脱困,说不定掌门就是为了能让他更清楚的了解什么,而打开了囚笼,让那山魈精找到了机会拼命一博,于是才有此祸。”

    泪流满面的6雪馨身子一僵,缓缓松开了苗毅,整个人坐在地上呆住了。

    6莹更是黛眉皱起,她此来本就是因为五年后十年一次的圣徒选拔就要开始,为了培养自己的侄女,想提前把6雪馨带回朝仙门修炼,毕竟大门派的修炼资源不是仙侠宫这样的小门派能比的,加上自己多少可以照顾,谁知弟弟竟然瞒着自己给6雪馨订婚了,须知婚配后不管是男是女都不允许参加圣徒选拔的。

    “方长老,事实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你的怀疑不能成为事实。”洪大正面色凝重道:“我们还是问问当事人当时是怎么回事吧!”说着扶起苗毅一掌拍在他后背,苗毅“噗”的吐一口淤血,胸口起伏醒了过来。

    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处观望,看到6松海的尸体后,立马扑了过去抱着疾呼道:“6掌门,6掌门……”

    方君子和洪大正相视一眼,前者忽然厉声喝道:“苗毅,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洪大正走了过去,扳起苗毅沉声道:“苗毅,事情生了大家都很难过,但我们修行界的儿女面对生死自当坦然。现在是查清事情原委的时候,你且把事情经过详细讲来。”

    在洪大正的再三摇晃下,苗毅痴痴呆呆的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大家听后才知道事情并非是方君子猜测的那样,然而方君子却厉声道:“如此说来,你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了?我不信那山魈精能主动挣脱束缚跑出来,否则他哪用等到今天脱困,你一定是还有所隐瞒,想逃脱责任。”

    苗毅痴痴呆呆的,现在哪会考虑所谓的责任是什么。洪大正却猛的环视四周道:“之前守卫法场的弟子,还有活着的就给我站出来。”

    当即有两名弟子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行礼,洪大正怒喝道:“把你们看到的事情经过老老实实的讲出来,若有一句虚言,我要你们的脑袋。”

    事实上守卫的弟子当时也一直在偷偷观望法场内的情形,突然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两个哪敢有所隐瞒,当即把看到的经过都讲了出来,大致上和苗毅的讲诉无异,也证明了苗毅的确没有责任,否则苗毅此时浑浑噩噩的,只怕要被冤枉上不小的责任。

    洪大正放开了苗毅,站了起来,瞥了眼满面阴沉的方君子。谁知这时,五华夫人忽然抹了把眼泪,指着坐在地上的苗毅声色俱厉的骂道:“你就是个克星,克死了你自己的师傅,如今又跑到仙侠宫克死了我的丈夫,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给我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