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三章 少年心性
    “我确实什么都没看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苗毅再次重申道。

    见他识相,方君子爽朗的笑道:“五华长老这可是你未来的女婿,要求不要太苛刻嘛!”说着挥手道:“苗毅,你该干嘛干嘛去罢,我和五华长老还有些话谈。”

    “是!”苗毅应下后迅转身离去,他没有独自离开,朝着仙侠宫弟子挖笋的方向去了,他知道现在独自离开绝对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目睹他离开后,阴霾又重新浮上了两位长老的脸上,五华夫人颇有些埋怨的看向方君子道:“我说了让你先把周围看清楚吧!现在怎么办,这小子明明已经看到了,一但告知了6松海,到时候怎么办?”

    “哼!他看到什么了?我也没对你做什么嘛!你只是不舒服,我恰好扶了你一把而已。”方君子冷哼道。

    五华夫人咬牙道:“万一出了什么纰漏,你就不为我肚子里的考虑考虑,要我说你还是把这小子给除掉才安心。”

    方君子看向她的肚子,瞳孔骤缩,一阵犹豫后,目露凶光道:“那就一劳永逸,把最大的阻碍给除掉。”

    五华夫人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急声道:“你别乱来,6松海的背后还有个朝仙门的6莹,把事闹大了,我们谁也担待不了。”

    方君子眉头皱起,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缓缓说道:“6松海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让6雪馨加入朝仙门,就是想扶持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也就是说,6松海之后接任仙侠宫掌门的还是轮不到你肚子里的,我们之前的打算都落空了。如果6松海出个什么意外,没了6松海的坚持,6莹迟早要把6雪馨带去朝仙门,区区一个苗毅算什么,你说下任接掌仙侠宫的除了你肚子里的还能是谁,而且到时候6莹照样还要罩着仙侠宫。”

    五华夫人闻言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可又觉得有些不妥,道:“这事怕是不好办吧!凭你我的修为想对付6松海只怕有点困难。”

    “我自有办法。”方君子两眼微微眯起道。

    苗毅帮那几名仙侠宫弟子挖了些竹笋后,跟着他们出了竹林,在山涧的小溪中洗手,正琢磨着找个什么借口跟他们一起回仙侠宫时,无意中却现小溪的倒影中有个人影,抬头一看,洪长老正站在对面看着他。赶紧站了起来行礼道:“洪长老!”

    其他几名弟子也纷纷起身行礼,洪大正挥手道:“你们都回去吧!苗毅留一下。”

    苗毅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因为这洪长老从未单独留他说过话,偏偏在这个时候,不由暗道莫非这洪长老也是跟他们一伙的。看着那几名弟子纷纷离开,心中不由焦急了起来,没想到随便出来一趟却惹上了灭顶之灾,早知道就呆着不乱跑了。

    待那几名弟子走远了,洪大正忽然叹道:“我本带着他们在对面山中采药,看着你进了那竹林没多久,又看到方长老和五华长老进去了,怕你会有什么麻烦,才临时起意让他们跑去挖笋去了,没事就好。”

    苗毅浑身一颤,默默的盯着洪大正看了一会儿,恭敬的鞠躬道:“谢洪长老救命之恩。”

    洪大正微微点头道:“看来你的确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跟我回去吧!”说罢闪身过来,提着苗毅踏剑飞回仙侠宫。

    洪大正直接把他送回了小院,刚要转身离去,苗毅忍不住喊道:“洪长老!”洪大正转身道:“还有什么事吗?”

    苗毅的双拳渐渐紧握,目光直直盯着洪大正道:“听洪长老刚才话里的意思,显然也是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你为何不告诉6掌门,而任由他们胡作非为。”语气很重,简直是在责问了。

    洪大正本不想跟他探讨这样的事情,可看到他一付实在憋不住的样子,不由摇头道:“我问你,你可亲眼看到他们做出了什么越轨的事情?”

    “看到了。”苗毅双目充满了愤慨道。

    “谁能证明?难道就凭你一面之辞?”洪大正再次反问道。

    “我……”苗毅一怔,可随即又火冒三丈道:“最少你知道,你身为仙侠宫的长老,你应该提醒6掌门。”

    洪大正摇头苦笑道:“你把什么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年轻人的想法情有可原。可这事关系到掌门的颜面,不是光凭嘴说就有用的。最重要的是,掌门驾驭整个仙侠宫,本就是想让我们三个互相牵制,所以我们三个免不了有些矛盾,我若无凭无据乱说话,你觉得掌门会信么?”

    “至少你提醒过,掌门也会暗中留心吧!”苗毅怒火中烧道:“你这和为虎作伥有什么区别!”

    “你别以为你是掌门未来的女婿就可以跟我这样说话,该怎么做我心里比你清楚。”洪大正一声怒喝,转身便走,可走到门口又顿了顿,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要去做,我不拦你,但我劝你不要冲动,凡事讲究方式方法,最好不要闹得掌门定不了他们的罪,你反而在仙侠宫没了立足之地,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至少不要闹得人尽皆知,这样的事情不光彩,会让掌门和馨丫头难做的,你好自为之。”说完人也唰的走了。

    苗毅的确不打算忍耐这样的事,准备这就跑去告诉6松海,只怕五华夫人和方君子也没想到他嫉恶如仇到此等地步,否则断然不会放他离开。

    然而苗毅跑到门外脚步就挪不动了,洪大正说的没错,他虽然看到了,但是谁能证明?这样的事情若是没有真凭实据,五华和方君子肯定不会承认的,难道就凭他一个外人的一面之辞,6掌门就要处理仙侠宫的两位长老?未免也太儿戏了,最重要的是,让6掌门情何以堪。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他都犹豫在说还是不说之间,反反复复的进出院门,实在是难以抉择。如果不是洪大正的一番话,凭他的脾气肯定是会说的。

    次日正午,法场内,五华夫人、方君子和洪大正又各取了一筒山魈的精血,前两人离开法场时都对苗毅友好的笑了笑,因为从掌门的态度上可以看出苗毅并没有乱说什么。洪大正离开时却是连看都没有看苗毅一眼。

    法场内只剩下了6松海和苗毅,6松海目光闪烁间似乎也从几人的态度上看出了什么不妥,尤其是苗毅那心不在焉的样子。6松海静静的盯着苗毅看了会儿,现苗毅竟然一直在走神,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苗毅,你今天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6松海皱眉问道。

    “唔。”苗毅醒悟过来,看着6松海一双坦诚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他为人一向有所为有所不为,说他嫉恶如仇也好,说他不懂事也好,但就是觉得那样的事情不该隐瞒,而是要交给6松海自己去处理。

    在6松海的再次询问下,苗毅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掌门,我昨天到山里面逛了一趟,无意中现了一件事情……”

    就这样,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说了遍,包括自己受到五华和方君子的威胁,还有洪大正救过自己后所说的那一番话,连自己事后的犹豫,都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6松海袖子里的双拳在啪啪作响,脸上更是杀气重重,胸膛在急促的起伏。

    换了别人说这样的话,也许诚如洪大正所说的那样,6松海会有猜忌,怀疑对方是不是心怀不轨。但是洪大正低估了6松海对苗毅的了解,苗毅是他看着长大的,能把女儿放心托付给苗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苗毅的嫉恶如仇、性格耿直虽然也让他觉得要好好磨炼一下,否则不适应在修行界生存,但同样也是他最欣赏的,至少一家人在一起不用勾心斗角。

    所以说,结合刚才几人的反应,6松海对苗毅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更何况苗毅说这样的谎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见他气成这样,苗毅亦是低头不语,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良久后,6松海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颔道:“很好,我总算没有看错人,你没做错什么,这才是一家人应该做的,我相信你。不要想多了,这事我知道了,自会处理,几个小人翻不起浪来。”

    苗毅激动的抬起头来看着他,现6松海一脸坦然,立刻知道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6松海也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殊不知,如果6松海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苗老头也不会和他做朋友,更不会带着苗毅寄居在仙侠宫下,苗老头这点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不要因为几个小人耽误了我们的正事,过后我自会收拾他们。来,看我如何取出这妖孽的内丹。”6松海转身走到了铁笼子跟前,一把飞剑从百宝囊中闪到手中,盯向了笼子里的山魈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