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二章 不该看到的事
    “抬举我了。”6松海微笑着摆了摆手道:“修行界会画符的人都知道这些,按理馨儿也应该早就知道这些,可是她却嫌此道太过血腥了,不愿去学,否则你肯定也早就知道了。”

    最后一句话有点调侃的味道,用意是不想苗毅在自己面前放不开,苗毅讪讪的挠了挠头。6松海顺势看了眼他脑后的辫子,不由一阵摇头,怎么看都感觉是女儿在他身上打下的标签似的,貌似在说,这男人是我的,未免有些太霸道了。

    当然,苗毅对这准岳父还是忍不住恭维了一下,说道:“这是青莲四品的山魈精,掌门肯定是要炼制四品的符篆,能炼制四品的符篆,炼符之术肯定不会差的。”

    “我多次听苗兄说,你这个人性格耿直,而且嫉恶如仇,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6松海轻笑一声,转身看着笼子内的山魈精道:“能炼制四品的符篆并不是因为我精通炼符之术,而是恰好有它在,匹配的符纸、符笔和符血都可以现成的制作出来,否则光置备齐一套家伙的财力,也让我仙侠宫够呛。”

    笼子里的山魈精闻言又是一阵嘶吼,怒目死死的盯着6松海,6松海冷哼一声,转身说道:“尽管如此,我还是担心会不能成功,因为我也从来没有炼制过如此高阶的符篆,可惜门内又没有精通此道的人,只能试试看了。”

    苗毅闻言忍不住说道:“我听说馨儿的姑姑修为很高,何不请她来帮忙?”

    6松海摇头道:“此道只要东西准备齐全了,跟修为高低没有太大的关系,真正的奥秘是在往符纸内注入能量布阵,这才是构成各种威力符篆的关键所在。各门各派对这秘密都看得比较紧,她姑姑乃是朝仙门的人,我也不好让其违反门规落人口舌。哎!要是能弄上几套‘残兵’留下的符谱就好了。”

    “残兵?”苗毅好奇道:“这人是哪个门派的,他炼符很厉害吗?”

    “哈哈!看来你对此道还真是一窍不知。”6松海对他有种知无不言指点的味道,笑着说道:“残兵乃是古人,据说原本是一战场上百战余生的小卒,后来感叹凡人的性命太过脆弱,于是立志修行,自号‘残兵’。此人在修行上的天赋并不怎么样,但是在炼符一道上却另辟蹊径,曾另符道异常辉煌过,凭着此道他也算是横行一时过,当时被尊称为‘符圣’。可终究是逃不过天地人寰,寿限一到再辉煌也是假的,不过听说死前曾著写过一本符书,好像叫做‘残兵斗法’,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它,闹得天下大乱,不过却没听说有谁得到过,否则多少会有动静,所以至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写过这本奇书,或许只是谣传吧!”

    “残兵……”苗毅默默嘀咕道:“残兵斗法……”他算是把这事放心上了,新人嘛!对高手的事情总是比较上心。

    “好啦!不说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了。”6松海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手拍了拍他肩膀道:“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回去吧!记得明天正午再来,让你体验下剥取这山魈精的皮毛。”

    笼子里的山魈精顿时一阵愤怒的嘶吼,苗毅也习惯了这家伙脾气,对6松海恭敬行礼后便走了。

    6松海目送他离开法场后,不禁一阵皱眉,他本想问问苗老头有没有在那戒指里留下什么修行的功法给他,然而从往日苗老头秘而不宣的举止上判断,加上临终才托付的东西,恐怕留了什么东西也是师徒间的重要秘密,他实在是不好去打听。最主要的是怕引起苗毅的反感,让苗毅误以为他想觊觎什么。

    可若是不问个清楚,有些事情他也不好做决定。如果那戒指真的纯是一个纪念物,他就准备开始收苗毅做徒弟,亲自传功授业了,反之则不会要求苗毅加入仙侠宫。总之对他来说,只要苗毅有个好前程,对他女儿也是有好处的,他的为人秉性倒是没想过要抢夺苗毅的什么宝贝占为己有。

    “哎!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说吧!”6松海轻叹了一声,飘然而去……

    事实上苗毅根本就不知道苗老头有没有在戒指里留下什么,也没往那个头上去想,他现在其实是想加入仙侠宫开始修行的,毕竟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能保护6雪馨是他的梦想。然而6松海不开口,他又不好开口相求,毕竟自己是有过师傅的,担心师傅刚过世不久就另投师门会让人家看轻了,所以也只好忍着等有机会再说。

    接下来的几天,苗毅每天正午都会去一趟法场,6松海也总是会让他亲手体验些东西,并讲解一些经验。不过回来后就显得有些无聊了,因为6雪馨被禁足闭关了,整天在院子里晃也太无聊了,以前的时候还能到山下找张胖子玩,如今连张胖子也出家做和尚去了。

    这天,他实在憋得无聊了,一个人独自晃到了深山里面,经过一片竹林,因见环境清雅,便走了进去到处转了转,最后找了个布满竹叶的土窝子,独自躺那呆。谁知刚过了没多久,便听到下面有男女交谈的声音传来。

    “别动手动脚,小心这里有人看到。”

    “没事,我们在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谁没事会跑这来。”

    “你还是先到周围去看看吧!”

    “嘿嘿!待会儿你声音比谁都大,也没见你怕过……”

    苗毅听这两人的声音都有些熟悉,遂从土窝子里爬了出来观看,结果看到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说话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仙侠宫的长老方君子和五华夫人。而此时方君子的一只手正在抚摸五华夫人的大肚子,另一只手更是揽上了五华夫人的腰肢往衣服里面深入。

    五华长老不是6掌门的夫人么?这是……苗毅也算是走南闯北过的人,岂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偷情”两个字让他不禁一阵毛骨悚然,关键是这两个对象让他难以置信。

    然而他起身的动静也立马惊动了两人,方君子的手迅缩了回来,回头厉声道:“谁!”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苗毅,一男一女皆是吓了一跳,神情一阵慌乱。苗毅同样神情慌乱,转身就想走,结果一头撞上了一颗竹子,再转身方君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一脸阴霾道:“苗毅!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我没干什么?”苗毅一阵手忙脚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见到他这个样子,方君子岂能不知道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五华夫人也咬着嘴唇闪上来了,方君子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到周围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说话间脸上已经涌起了杀意。

    苗毅顿时感到不妙,他走南闯北也算是有些见识的人,立马猜到对方很有可能想杀人灭口。此时他反而冷静了下来,思索着想办法逃走。

    五华夫人正要到周围去查看,谁知这时却有几道人影从空中窜入了竹林中,再次把心里有鬼的五华和方君子吓了一跳。三人齐齐回头看去,只见有五名弟子提着竹篓和锄头也跑来了这里。

    那五名弟子一看到他们三个也是一愣,不知道他们三个干什么,但都赶紧跑来行礼道:“见过二位长老。”

    方君子脸色一沉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五人相视一眼,现方长老似乎有些不高兴,其中一人代表几人回禀道:“禀方长老,我们随洪长老山间采药归来,洪长老让我们到竹林里挖些竹笋当下酒的凉菜。”

    五华夫人微微有些惊慌道:“洪长老也在这里?”

    “是的!洪长老就在外面等我们。”那名弟子恭敬的答道。

    五华夫人和方君子相视一眼,不得不暂时按捺下了杀机。方君子微微咳嗽一声,指向竹林的另一边道:“挖竹笋呐!你们到那边挖吧!我们和苗毅有些话谈。”

    几名弟子自然不敢违背,应声后都走到另一边去了。苗毅迅看了两位长老一眼,估摸着两人暂时是不敢对自己动手了,但是等会儿就难说了,必须要尽快离开才行,遂微微躬身道:“二位长老,干这种杂活我在行,我去帮他们去。”

    “站住!”方君子厉声喝止,随即脸上的神情放缓,带着微笑道:“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苗毅虽然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但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刚才只是见到的情形太过惊骇,一时慌乱罢了,此时自是冷静回道:“我刚才在这土窝子里睡觉,什么也没看到。”

    这话两人自然是不会相信,但见到他还识相,想到刚才也没有干出太出轨的事情,方君子当即哈哈笑道:“你这小子,我还真怕你想歪了。五华长老刚才只是有些不舒服,我帮她查看而已。”

    “嗯!”五华夫人也在一旁点头,道:“的确如此,年轻人什么都不懂,最好别乱说,惹出麻烦来你担待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