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十一章 炼符之道
    不出所料,苗毅面有愧色道:“从未涉及过,只是听说过,听说修为越高的妖修,炼制出来的符篆品级越高,我知道的也就这些。”

    一旁的6雪馨闻言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父亲一眼,心想苗毅不是修士,怎么可能涉及符篆一道,这不是故意为难么。

    殊不知她的父亲有自己的打算,6松海略微沉吟过后,缓缓说道:“以前未涉及过,现在开始了解一些也没坏处。这样吧!将这山魈炼制成符篆还要做几天准备,从今天开始,每天正午的时候,你来这法场,不妨跟着看看,多少也能学到些东西。”

    苗毅还未答话,6雪馨便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我也来跟着学习。”

    一听这话,6松海就不高兴了,他是那种骨子里比较传统的男人,夫为妻纲是正统,妻子哪能老是抢丈夫的风头,这丫头不能再这样放纵下去了,头一偏厉声道:“你玩够了没有?从今天开始,罚你闭关一个月,给我静下心来好好修炼。”

    “爹!”6雪馨有些委屈的撅起了嘴,貌似不肯,想让父亲收回成命。6松海眼睛一瞪,喝道:“再啰嗦的话,罚你两个月,现在给我回去。”6雪馨立马闭嘴了,却气呼呼的把苗毅给一起拉走了。

    一旁的洪大正露出一付若有所思的神情,看来掌门对这女婿还是挺上心的,是想亲自培养他了……

    6松海平时虽然比较宠这个女儿,但是一但动了真格的,可谓是言出必行,颇有掌门风范,于是从今天开始,6雪馨算是被禁足了。

    日当正午的时候,法场内,不时传来那山魈精的沉闷怒吼声。

    苗毅默默的站在6松海的身后,五华夫人、洪大正和方君子三位长老6续抽取了山魈精的鲜血带走,临走时三人不免都多看了苗毅两眼,神情各异。

    待他们都离开后,6松海方转身问道:“他们刚才的做法,你都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苗毅恭敬道。6松海笑了笑,从腰间的百宝囊中取出了一根骨刺和一截好似竹筒的骨筒给他,笑言:“你就按照他们刚才那样做的去做,帮我收集一筒山魈的精血。”

    苗毅接到手中一愣,两样东西都好像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尤其是那骨筒,明显是什么动物的腿骨制成的。他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而行。

    走到铁笼子边上,打开骨筒的旋盖后,毫不犹豫的把骨刺狠狠的插进了山魈精的身体上,山魈精浑身一颤却不能动弹,殷红的鲜血便从中空的骨刺中流了出来,骨筒接上,没多久便装满了一壶。他拔掉骨刺,盖上骨筒走回,双手奉还给6松海。

    6松海接到手中后,点头微笑不已,看这家伙出手狠、稳、准,不见丝毫的心慈手软,显然也是见惯了血腥的,不用担心他过不了心理那一关,这对修行中人来说很重要。

    “你知道为什么要收集它的精血吗?”6松海拿着手中的东西问道。

    苗毅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应该和炼制符篆有关吧!”

    “嗯!”6松海摆开架势,开始为他细细讲诉道:“符篆为什么能挥各种神奇的威力,其实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符篆中封印了能及时使用的能量。炼制符篆有三样东西必不可少,符纸、符笔、符血,你一定会认为我手中的精血就是符血,这只是片面的理解,试问区区精血又怎么可能挥巨大的威力,其实最关键的东西在这里。”

    他走到铁笼子跟前,指着山魈精说道:“它体内的内丹,才是他一身修为的精华所在,也是炼制符篆时所要封印的能量。炼制符篆时,这项准备工作必不可少,先取出他的内丹,然后研磨成粉,再配以精血中和调匀能量,这才是真正的符血。”

    苗毅连连点头,表示听懂了,若是这样对比实物的讲诉还不懂的话,他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说实话,他现在有些激动,这辈子还是头次有人为他认真讲诉这样的修行知识,何况这人还是仙侠宫的掌门,以掌门之尊循循教导,如此作为也太看重他了。苗毅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想到这时不是激动的时候,而是不要辜负了6掌门的一番心意,苗毅平复了一下心绪,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那为什么要用这东西装置精血?”

    6松海很满意他这种求知的态度,呵呵笑道:“你如果想说,用各种金属器皿装置精血不是更好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种骨筒也是取自妖兽的腿骨,并非一般的骨头,经过特殊炼制后,能在较长的时间内存储精血,保持它的活性,所谓的骨血骨血就是这个意思,可以不让它变质,想用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出来使用,一般的金属器皿没有这种储存效果。”

    “那符纸和符笔呢?”苗毅好奇的问道。

    此话一出,笼子里的山魈精又是一阵愤怒的嘶吼,6松海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这两样自然也要从他身上取,符纸就是要剥取他身上的皮来炼制。”

    “啊!”苗毅有些怜悯的看了山魈精一眼,想到它要面临的下场,心中不免唏嘘。

    6松海却冷哼一声道:“你不需要同情这妖孽,他喜欢吸食人的脑髓,在外面不知道伤了多少无辜人的性命,结果碰上高手被打伤,这才逃入了我仙侠宫境内,被我们给擒获。”

    苗毅的确有些同情,但听到这话,目光顿时冷了下来,又问道:“符纸和一般的纸有区别?”

    “符纸当然不是一般的纸,一般的纸张哪能封印能量,你别被那些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给糊弄了。”

    6松海将手上的东西放进了百宝囊,比划着讲解道:“一般兽类的皮层剥下来也没用,须得有些修为的,当然修为越高越好,那样承受能量的可容性也更强。炼制成符纸后,符纸的表面会有许多毛细孔,那便是注入能量的入口,所以无毛妖类的皮不适合炼符,效果还不如人皮。”

    “人皮!”苗毅多少有些吃惊道:“人皮也能炼制成符纸?”

    “当然,不过人皮太薄,炼制的符纸韧性不强,可容性不高,封印的能量稍微强大点便会容易爆开,修为很高的那种人又要另当别论,可是高手的皮又岂是那么好剥的,所以很少有人用人皮,一般都剥取妖兽的皮。”

    6松海话锋一转,道:“不过人类修士的结丹也是不错的能量体,同样可以制作符血,包括鬼修体内的阴丹,都和妖修体内的内丹有异曲同工之效。”

    “鬼修不是幻体吗?”苗毅思索着说道,他和苗老头外出降妖捉鬼时,现鬼修一但被诛杀便什么都没有了。

    6松海摇头笑道:“尚为幻体的,只能说是鬼魂,而那些不入幽冥的鬼魂,一但能够以实体在人间行走,那便多少是修炼有成的鬼修,一身的修为自然也要有所寄托,那便是体内结成的阴丹了,这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原来是这样!”苗毅恍然大悟的点头,表示明白了,又问道:“那符笔呢?”

    6松海转身指向了山魈精那两双被束缚的锋利手爪,每支利爪都长达一尺有余,说道:“一般的符笔,都是取自妖兽的指骨,原因同样是他们的指骨对能量有较高的承受力,对符血天生有较好的适应梳理能力,否则一但将符血注入一般的笔杆内,骨血不能相和,笔杆立马会爆开,无法承受那么强大的能量。画符的人本就要集中精神在符纸内布阵,没有一根好的符笔,成功率要差好多,尤其是画那种高阶的符篆,丝毫都马虎不得,一但失败,那就太可惜了。”

    “符笔的笔头同样是取自妖修的毛制成,也是因为承受力强,足够的韧性能很好的过渡和收缓能量。通常来说,妖修的皮毛骨骼都远胜于人类的,包括其精血里所蕴含的烈性,中和能量的效果都不是人类精血所能比的。所以说,一般要炼制符篆,选的都是妖修,当然,人修的结丹、鬼修的阴丹、妖修的内丹没什么区别,修为越高越好。”

    “不过匹配性要好,倘若你以二品的结丹制作符血,注入一品的符笔内,符笔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能量非要废掉不可。而符笔过关了,符纸是一品的,同样也要废掉。所以说,炼制符篆的时候,符血差点没关系,符纸和符笔却不能马虎,一定要匹配好。当然,符血差了,那就说明炼制成的符篆的威力大不了。”

    听完这些,苗毅的双眸中露出惊叹的神色,没想到区区炼符之道就有这么多的讲究,绝不是以前在街头看到的江湖术士那样。他以前还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随便拿只笔沾点朱砂,扯张黄纸就能画符驱妖捉鬼,问师傅,师傅却是一声不屑,感情都是骗人的,真正的画符根本不是那会事。

    “看来掌门一定精通炼符之道。”苗毅忠心的赞扬道,完全是出自真心,没有拍马匹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