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八章 仙侠宫
    一道白光从远方山中射来,落在了院子中,一个颇有仙风道骨风范的中年男子提携着6雪馨落地。白光是他脚踏的飞剑,一落地便主动闪入了他腰间的百宝袋。

    “苗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藤椅边抓住苗老头已经有些僵硬的手腕沉吟不语。

    他正是仙侠宫的掌门,也是6雪馨的父亲,同样是苗毅的准岳父……6松海。

    良久后,6松海松开了手,默默看着苗老头一脸的安详神情微微叹了口气,看得出来苗老头走的很平静,并没有承受什么病痛的煎熬。

    “父亲!你快想办法救救苗师傅。”6雪馨眼泪汪汪的抱住了父亲的胳膊哀求,6松海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了,6雪馨顿时扑到苗老头的尸体上痛哭。

    6松海偏头看向了苗毅,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什么话也没说,负手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空久久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6雪馨的哭声渐弱,伤心过后又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最关心的人身上,现苗毅还是之前坐在地上的动作,姿势没有任何的变化,喊了声“苗毅”就要去拉他。

    6松海抬手按在了女儿的肩头,摇头道:“让他以他的方式泄出来吧!”

    一轮明月升上了天空,银辉撒在了院子里,山中的温度渐渐变得很低,凉风阵阵吹响了院子周边的树叶。6松海和女儿站在院子里没动,而苗毅更是一直坐在地上,同样一动未动,三人就这样默默无言到了天亮。

    当一缕朝阳跃过对面的山巅照耀在院子里的时候,6松海看了眼苗毅,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他知道一个凡人太久一个姿势不动的话,会容易伤了经脉,遂沉声喝道:“苗毅!”

    苗毅如大梦初醒的“嗯”了声,迷茫的抬起头来,看到他后,涣散的目光开始恢复了神采,赶紧爬了起来行礼道:“6掌门。”奈何一个姿势坐在地上的时间太久了,血脉已经有些堵塞,筋骨麻痹,整个人踉跄连连,竟然有些站不稳了。

    6雪馨赶紧扶住了他,泫然欲泣道:“你没事吧!”苗毅摇了摇头,慢慢活动着身体,好一会儿才活动开了,转身默默的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来。

    6松海看他冷静得有些不像话,颇有些担忧的说道:“这种事情我也不希望看到,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下去,你若是心里万分难过,就哭出来吧!别抑郁成疾憋坏了自己。”

    “我没事……想哭也哭不出来,自从六岁那年跟了师父后,跟着师父到处颠沛流离吃了不少的苦,我觉得很难受,也哭了不知道多少次。我哭一次师父就骂一次,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给我取名为‘毅’就是希望我坚强的面对生活,开始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后来懂了,就没再哭过了,现在都已经忘了怎么哭了。”

    苗毅从容的将桌子给搬回了屋里面,再出来时手里提了那把腰刀,经过6松海身边时稍微停了一下,埋头低声道:“我心里好像有哭的感觉。”说完便大步走向了院外。

    6雪馨看到他手里竟然拿着刀,加上刚才没头脑的一句话,惊悚之下追了上去抱住他疾声道:“苗毅你想干什么?”

    “放心!我不是寻死。”苗毅轻轻推开她,脸上挤出笑容道:“我去做副棺木,总不能让师父一直坐在这吧!”他前脚刚走,6雪馨便想追上去帮忙,6松海闪来拉住了她微微摇头道:“他心里难受,让他去吧!”

    半山腰的位置传来了砍伐树木的声音,后来渐渐出现了些杂音,开始还有些压抑,接着便能很轻易的听出,是一个大男人的哭声,哭得嗷嗷的渗人,哭得撕心裂肺的。

    院子里,6雪馨闻声也蹲在地上捂住嘴巴痛哭了起来,6松海重重的“哎”了一声,返身将苗老头抱回了屋里面的睡榻上。尸体已经僵了,保持着坐姿无法平躺,6松海只能运功帮他舒缓。事后站在榻边苦笑道:“苗兄!我一直想解开你这个谜,可你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啊!”轻轻坐在了睡榻边上。

    日当正午的时候,院外又传来了掘地挖土的声音,沉思中的6松海站了起来想出去看看,临出去前又回头看了眼苗老头,目光无意中掠过苗老头左手食指上的时候,现了那道白痕,不由一怔,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思量着慢慢走了出去。

    院外一株苍松下视野开阔,能远眺山间风景,6雪馨已经跑了出来,和苗毅一人扛了根锄头在挖掘坟坑,6雪馨的白布靴和白裙子已经沾满了泥土,变成了花色的。

    6松海慢慢走了过去问道:“你打算把你师傅埋在这里?不另挑一处地方吗?”

    “师父往日里就喜欢坐在这里看山间风景,我想他会喜欢这里。”红肿着眼睛的苗毅答完话后又继续挖着,坑已经挖的差不多了,正在修理四边。6松海点了点头,走到边上看了一下新木拼凑的棺木,感觉有些简陋,欲言又止了一会儿,看了看苗毅后没有再说什么。

    苍松下,尸体入棺,棺入土,最后掩埋,再立铭文石碑,面朝山间泉水叮咚。6雪馨主动到山下雇农家里取了香来,和苗毅焚香叩拜,6松海也捻香了番感慨,行礼后插在了墓碑前,一个简单的埋葬仪式就这样完成了。

    墓碑上连苗老头的全名都没有,因为连苗毅也不知道苗老头到底叫什么名字。坟墓中的人像一个谜一样的出现,死后又像一个谜一样的埋在了这里。

    当年叱咤风云,也曾铁血惊寰宇,天王回,终了,终了。孤冢悄悄寄山水,一墓风云散,又或风云起,春夏秋冬,谁知晓……

    三天后,院子里的6松海有些呆不住了,倒不是因为苗老头死了就淡薄了他和苗老头的感情,可他毕竟是一派掌门,免不了还有事要处理。于是把苗毅叫到了身边,问道:“你师父生前可曾对你有过什么安排?”

    苗毅默默摇了摇头,6松海略微沉吟后,盯着他问道:“我迟早是你的岳父,既然你师父没有对你做什么安排,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馨儿她也会担心你,不如你跟我回仙侠宫,可好?”

    一旁的6雪馨满眼期待的看着他,苗毅低头思忖了一会儿后,拱手道:“一切听从6掌门的安排。”6松海闻言放下了心来,看了眼满面欢喜的女儿,不由苦笑摇头。

    群山崇岭间的仙侠宫创建至今不过百来年,亭台楼阁环绕的屋宇也已经是古色古香,全派上下其实也就数百人,在苍穹大世界来说是个小门派。在朝仙门6莹的照顾下,全派上下倒少有麻烦。

    当年陪同6松海创建仙侠宫的洪大正、方君子和五华都已经成了仙侠宫的长老,后者是个女的,全派上下的弟子都出自几人的座下。后来6松海的妻子过世后,五华长老和掌门6松海又结成了夫妻,于是五华兼顾长老之位的同时还是掌门夫人,人称五华夫人。

    仙侠宫正宫外的台阶下,古色古香的黄铜鼎炉内香烟袅袅。

    初到仙侠宫的苗毅正在正殿内,向几位长老行礼,掌门6松海亲自为他介绍引荐。三位长老脸上带着笑意的点头,心中却是一片疑惑不解,他们都知道山下的一老一少是掌门亲自收留的,也交待大家不要去打扰,还知道6雪馨经常往那里跑,可掌门今天这样做是什么意思?让他们很费解。

    把苗毅引荐给几位长老认识后,6松海指定了苗毅的落脚处,便让弟子带下去了。

    尽管五华夫人已经身怀六甲大腹便便,但依然是光彩照人别有一番风情。她挺着大肚子缓缓走到负手而立的6松海面前,满脸不解道:“掌门把这苗毅带到仙侠宫来,不知道是何用意?”

    “他师傅也是我的好友,前几日过世了。”6松海轻轻叹道。

    三位长老相视一眼齐齐哦了一声,觉得这很正常,既然是老友的弟子,那么老友过世了,把其弟子给接回来照顾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对于掌门老友的过世,大家也都善意的表达了一声惋惜之情。长老方君子随后有些疑惑道:“掌门!我看此子的气色,好像不是我修行中人。”

    6松海颔道:“此子暂时还不是修行中人。”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都从‘暂时’两个字上听出了弦外之音。方君子稍加琢磨后,立刻拱手道:“听得出来,掌门是想看在老友的交情上栽培此子,如果掌门信得过的话,不妨让我来传功授业吧!”

    长老洪大正踏前一步拱手道:“我也正有此意。”6松海饱含深意的看了二人一眼,边上的五华夫人立刻挺着大肚子站了出来笑道:“你们两个都别争了,既然是掌门老友的弟子,我自然当仁不让的要给予照顾,掌门!不如就让这苗毅拜到我的座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