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七章 苗老头
    想到这个男人是属于自己的,6雪馨心中别提有多美,帮苗毅搓背固然成了习惯,可每次多少有种在检查私人物品的感觉,心里美着呢!

    只等到大婚,就……6雪馨想到羞处不敢往下想了。

    再过上个两年多,不到三年,就是两人指婚时约好的二十岁婚期了,两人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苗毅感受到了背后的心不在焉,顿时表达不满道:“你这是在搓背还是在挠痒痒呢?”

    正憧憬大婚之喜的6雪馨唰的脸红透了,却趁机一推他的脑袋掩饰尴尬,凶巴巴道:“把头低下,洗头啦!”

    苗毅乖乖的臣服,低头转身面对她。6雪馨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辫子,满头青丝浸泡在水中,在她纤纤如玉的十指下化为了绕指柔……

    帮他洗完了头后,6雪馨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放好,手里拿了一条洁白的毛巾,径直转身走到了另一侧的山崖边,坐在崖边的石头上,双手撑着下巴,姣姣容颜上一脸的幸福,看着下面深山大峡谷里的云起云涌,橘黄色、红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的云雾始终徘徊在峡谷的深处,显得有些诡异。

    在她身后响起了稀里哗啦的洗浴声,那个男人虽然是属于她的,但是有些部位她现在还是不敢看的。

    洗完后换上了干净衣服的苗毅走了过来,6雪馨起身把他按坐在了石头上,站在他身后用毛巾帮他擦拭湿漉漉的头。苗毅很享受,却也习以为常了,看着下面峡谷中徘徊的彩雾,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看到这三色毒谷,我想起了这次在外听说的一个人,好像是叫什么‘毒医’的,应该也是修行中人,你听说过吗?”

    “毒医啊!”6雪馨擦着他头的手顿了顿,随后又边擦边说道:“听门内的洪长老说起过一次,修行中人都称呼他为毒医妖若仙,你说的是这个人吗?”

    “对对!我当时没听清楚,好像就是叫妖什么仙的,原来是叫妖若仙啊!这名字真怪。”苗毅笑呵呵道。

    “你别笑!”6雪馨推了一下他的脑袋,语气凝重道:“那人好厉害的,听说医术高能妙手回春,但是其用毒之术更是神鬼莫测,他的修为在苍穹大世界虽然不是顶级的,但是已经有人将他和六圣并列,称呼他为毒圣,连六圣都不敢轻易招惹他的。”

    苗毅闻言顿时奇怪道:“他既然这么厉害,那为什么六圣的名头在苍穹大世界如雷贯耳连三岁小儿都知道,可是却鲜少听到有人说到他呢?”

    6雪馨手上不停,嗯了声道:“这就是他为什么叫‘毒医’的原因了,他只醉心于毒术和医术,向来不参与世间的争权夺利,也甚少在人前露面,所以很少有人说到他。不过修行中人打打杀杀的,伤病什么的免不了,有很多人都有求于他,但是他行踪飘渺不定,很难找到他,就算找到了,没有足够让他心动的东西,他也向来是见死不救的,心狠着呐!”

    “原来是这样。”苗毅颔若有所思。6雪馨帮他擦得差不多了,用手拨了拨还有些湿润的头,山崖上的风大,吹吹很快就能干了,于是停了下来和他并排坐在了一起。

    苗毅迎风甩了甩长,偏头看着她问道:“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

    这已经成了两人的习惯,每次他回来后,都会互相交换两人之间新鲜的所见所闻。

    “我呆在这里很少出去,哪能经常有新鲜事。”6雪馨摇了摇头,可欲言又止了一会儿,脸上有一丝心虚的表情一闪而过,最终还是觉得隐瞒他有些过意不去,突然冒出一句道:“前些时候我姑姑弄来了一颗一万人祈祷一年的‘愿力珠’,送给了我父亲。”

    说到这里就果断的停止了,其实话没说完,应该是她姑姑6莹送给她父亲,再由他父亲转交给她的,为的是让她的修为能早日有所突破。她姑姑6莹为了弄到这颗愿力珠,可是花了不少心血的,但她怕苗毅深究背后的原因,所以才没说全。

    “哇!愿力珠啊!天下信徒都被六圣把持着,这东西可是有钱都难买到的东西啊!你姑姑可真大方。”苗毅惊叹连连。

    仙侠宫在仙国境内,但是却毗邻魔国,他在外面行走多年,经常来往于两国,见到平民百姓家里都供奉着一尊神龛祭拜。仙国供奉的自然是仙圣穆凡君的神龛,魔国自然是魔圣云傲天的神龛,至于其它的国家太遥远,他背着师傅也没办法走那么远,但是想必也差不多类似,六圣各自把持的境内自然是供奉各自的神龛塑像。

    就连仙侠宫山下所属的雇农,包括出家当和尚的张胖子家里都供奉着仙圣穆凡君的神龛雕塑。这些神龛雕塑便是采集各自境内信徒愿力的东西,集中在法场形成的愿力珠有着不可思议的奇效,乃是修行中人想快提高修为而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都把持在六圣手中分配,不可能在市面上流通。

    苗毅神龛见得多,但是真正的愿力珠却是从来没见过一面,惊叹之余不忘问一句:“是你那个在‘朝仙门’的姑姑吗?”

    他听6雪馨说过,朝仙门是一个比仙侠宫大很多的门派,乃是仙圣穆凡君座下弟子的直属门派,而6松海之所以能创立仙侠宫,也是在6雪馨姑姑的庇护下而得以成功的。事实上六圣门下有许多类似金字塔结构的大大小小门派。

    6雪馨嗯了一声,她有意避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看苗毅的头差不多被风吹干了,从腰上的随身小袋子里摸出了一把极具匠心的木梳子,这是苗毅亲手做的送给她的礼物,两人连梳头用的都是同一把梳子,有那么点结夫妻的味道。她站在苗毅的身后,习惯性的帮他把头梳理扎好成了一条辫子。

    两人并排坐在山崖上有说不完的话,但是看看天色也不早了,苗毅怕6雪馨回去晚了她父亲会担心,就强拉着她下山了。但是6雪馨还是坚持着要先向苗老头告辞后才回去,苗毅只好拉着他一起回了小庄院。

    两人推开门一进院子,现苗老头安详闭眼的坐在藤椅上,桌子上的菜离开时是什么样的,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的,似乎根本就没动过。不过桌上的酒壶却倒在了桌子上,好像把酒喝光了的样子。

    “这酒是我从父亲那拿来的好酒。”6雪馨拉了拉苗毅的袖子笑嘻嘻道:“师傅他是不是喝醉了?”

    “不会!才一壶酒哪会醉。”苗毅轻轻走到藤椅边喊了几声师父,见没反应,还以为睡着了,怕他受凉刚想把他搬回屋里去,却现苗老头的手耷拉在扶手的两边,迥异于平日端放在扶手上的样子。

    苗毅不由一愣,遂尝试着轻轻推了下,刚到嘴的“师父”二字陡然卡在了喉咙里,现师父的身子触手已经有些僵了。苗毅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手有些颤抖的伸到苗老头的口鼻间试了试鼻息,现呼吸全无,而且唇鼻冰凉没有一丝的热气,他也是在外行走见过世面的人,死人的事情也常见,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当场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神态安详闭目的苗老头呆住了,眼神跟着也有些涣散。

    苗毅的一举一动把6雪馨给吓坏了,哆嗦着走了过来,推了推坐地上的苗毅的脑袋,看着苗老头语带颤音道:“苗…苗…苗毅,你别吓我,师…师傅他怎么了?”

    然而苗毅却头一次的出现了没有理她的状况,她说什么都没有听见,脑海中的画面回到了上次除妖后的场景,苗老头曾经明白无误的告诉过他,为了救他耗尽了一身的精血,已经离死不远了,可他却当做了是师父不想传授修行之术敷衍打自己的话。

    此后的漫漫归途中,师父也老是说一些怪话,让他觉得奇怪过,可他一心想着回来和6雪馨见面,也没往心里多想。张胖子家碰见的那个大和尚也说过师父已经油尽灯枯早做安排的话,一直到之前怪异的送了自己贴身的戒指时,还说了提前喝他们喜酒的话,可自己和6雪馨都兴奋在久别重逢中,同样也没有深思。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苗老头在三个月前奋力救过他之后就已经知道自己油尽灯枯不行了。

    6雪馨不时喊喊苗毅的名字,又不时喊喊苗老头的名字,两边都没有答复,她是真的吓坏了。最后她不得不壮着胆子挪步到苗老头身边,伸手按在了苗老头的胸口查看,立马现苗老头的心脉真的已经停止了跳动,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哇”的一声大叫连退几步,接着又跑上前去抱着苗老头的尸体痛哭了起来,嘴里不听的喊着‘师傅你怎么突然会这样’。

    好一会儿过后,她猛的站直了身子,一擦眼泪,哽咽着对苗毅说:“师傅一定还有救的,我去找父亲,师傅一定还有救的……”嘴里嘟囔着直接弹身飞向了屋顶,像一只轻灵的白蝴蝶,她脚下不停踩踏着山野间的树梢向前急冲去,直接飞奔向后山的仙侠宫方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