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六章 青梅竹马
    张胖子的父母是山里淳朴的农民,没见过什么世面,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来,只知道儿子比他们有见识,脑袋瓜也比他们好用,连仙侠宫掌门的独女也是他们儿子的朋友,所以儿子的决定在他们眼里是没有错的。

    可儿行千里母担忧,他们还是很担心儿子,于是一直远远的跟在儿子后面,张胖子叫他们回来,他们便停一下,等看到他走远了,又快步跟了上去,也不知道会一直送到哪里去……

    “这家伙简直是一祸害,哪像是个能出家的人,也不知道那大和尚是哪个门派的,眼光如此短浅,竟然收张胖子做佛门弟子。”苗毅看着远处消失的人影唏嘘摇头,随即又回头问6雪馨道:“你不是说他开始也不答应的吗?”

    6雪馨登时哭笑不得道:“他看到我父亲都不敢招惹那和尚,加上听那和尚说能接任掌门的位置,干得不顺心还可以随时还俗,他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好像还怕那和尚反悔,一直在拍那和尚的马屁。”

    苗毅愣了愣,感觉这的确像是张胖子的风格,好半晌才苦笑道:“算了,不管他了,那家伙哪是做和尚的料,想必到时候受不了那些清规戒律便会还俗跑回来了。”

    6雪馨却是皱眉微微摇头道:“我看不见得啊!那和尚一张嘴能把胖子这样的人拐去做和尚,只怕不会那么容易让胖子想走就走。”

    “走吧!”藤椅上的苗老头忽然开口道:“小胖子的心早就野了,其天资注定了他不是池中物,不会甘心在这山窝里种田的,能拦住他一时,拦不住他一世,既然是他自己的决定,随他吧!”

    苗毅感慨一番又背上了藤椅,三人沿着山麓旁的山间小道继续向后山走去,幽静的山中不时能看到野兽跑过,清脆的鸟鸣声让山野充满了生气。沿着崎岖的山路翻过两座山后,便能看到前方山顶上从树冠丛中崭露的屋檐。

    三人登上了山顶,一座掩盖在林荫中的小院就在眼前,6雪馨欢快的跑上前推开了院门。苗毅背着师傅进了院子后四处看了看,现干干净净,不由会心的一笑,显然是有人经常打扫,除了眼前的少女不会有别人。

    苗毅把师傅放在了院子中,6雪馨迅接过他卸下的行囊取出了食物,至于其它东西该放什么地方她一清二楚,随后拿着食物赶快做饭去了,根本不用交代,她便知道该做什么。

    而苗毅则打来了清水,帮师傅清洗一路的风尘,等他把屋里的座椅搬到了院子里的时候,6雪馨已经将香喷喷的饭菜端上了桌,摆好三副碗筷后,她又从屋里抱了一只白瓷酒壶来,笑嘻嘻的显摆道:“给师傅接风洗尘。”

    三人围坐一桌,清静的院子里飘起酒香,不时响起少男少女欢快的笑声。苗老头今天的兴致似乎也很好,话也比以前多了些,酒过半巡突然摘下了左手食指上的戒指,轻轻推到了苗毅的跟前。

    苗毅和6雪馨脸上的笑容同时愣住,看着这枚脏兮兮的戒指,这戒指看起来有点像是木头戒指,属于那种扔到地上都不会有人捡的那种,唯独上面镌刻的“坤”字,显得遒劲有力而不凡,是唯一可取之处。

    两人不解的看着苗老头,都知道这枚戒指从来没有从他的手指上摘下来过,已经在他的食指上箍出了一道迥异于其它地方肤色的白痕,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突然摘了下来。

    “师父!你这是?”苗毅有些疑惑的问道。

    几杯酒下肚后,苗老头干瘦的脸颊上已经出现了酡红,微微摇头道:“看到那小胖子,让我想到了你身上,能拦住你一时,拦不住你一世啊!若是当初没答应你两人的婚事倒还有可能。”

    说着又偏头看向了6雪馨淡淡笑道:“你跟馨丫头结合在一起后,就更不可能了。人老了,总是会固执的把自己的经验强加到别人的头上,试问一个人怎么可以左右另一个人的命运呢?可惜师傅醒悟得晚了点,给不了你太多,我身无长物,就把这只戒指送给你吧!也许将来对你会有点用处,如果没用,就权当是个纪念吧!”

    ‘结合’两个字让6雪馨唰的霞飞双颊,双眸中满是害羞的低下了脑袋,后面的话也不知道听进了多少。

    苗毅却是一脸的狐疑之色,总感觉师傅今天有点怪,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戒指,一拿到手上才现这脏兮兮的戒指根本不是木头的,入手冰凉很有份量,沉甸甸的。他稍一思量师傅的话,脸上猛的涌起喜色道:“师父!你的意思是答应我以后可以修炼了?”

    6雪馨闻言亦是眼睛一亮抬起了头,苗老头微微点了点头,又挥手道:“我知道你们两个早就坐不住了,陪我这糟老头子没意思,玩你们的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喝杯酒,就当是提前喝你们两个的喜酒了。”

    这话说得两人都不好意思了,扭扭捏捏的敷衍一阵后,还是跑了。没多久山下传来了两个年轻人的欢呼声,苗老头慢慢伸手抓起桌上的酒壶斟酒,可是手却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山下,苗毅和6雪馨手牵着手在山野中狂奔,几乎是不顾山路崎岖一口气跑进了远方云雾缭绕的深山中。

    没多久一道山崖横在眼前,苗毅兴奋的冲上前去抓住藤蔓手脚并用,不一会儿就爬上了百米高的山崖,可谓体力惊人。而6雪馨却像是个凌波仙子,弹身在山崖峭壁上连蹬几下,便轻飘飘的飞了上去,站在了崖顶看着后爬上来的苗毅笑弯了明亮的眼睛。

    若是放在以前,她可要收敛着点,要陪着苗毅一起爬上来,怕伤了苗毅的自尊心,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因为苗老头已经答应了让苗毅修行。

    苗毅爬上山崖便高声欢呼狂奔,边跑边脱衣服,转眼便脱得只剩一条短裤,纵身直接跳进了前方的一汪水潭中,“啪”砸得水花四溅。6雪馨跟在他后面,将他扔掉的衣服一件件捡了起来,走到水潭边时,苗毅刚好从水中钻了出来,仰天“噗”的喷出一道水柱来。

    此时,苗毅才气喘吁吁的背靠在了水潭边的石头上,闭着眼睛一脸的陶醉,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一直在那摇头喃喃自语:“师傅答应让我修行了……师傅终于答应让我修行了……”

    “是啊!”6雪馨佯装生气的将手上的衣服一扔,蹲在了他身边,伸手揪住他一只耳朵啐道:“我父亲说了,苗师傅是一位奇人,他教出的徒弟肯定不会简单,等你修炼有成了,天下的美女还不任你挑选,到时候肯定看花了眼,哪瞧得上我这小小仙侠宫的野丫头。可我警告你,记住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不许你三心二意。”

    “那是自然。”苗毅任她揪住耳朵,实际上她也没有用力揪,仍在那摇头晃脑道:“老婆大人的话我怎敢不听,老婆大人让我往东,我便往东,让我往西,我就往西,不让我看别的女人,我就只看你一个。”

    6雪馨对这话很是受用,纤纤玉指戳了戳他脑袋,笑嘻嘻道:“这还差不多。”说着目光落在了他的左手食指上,抱着‘你的就是我的’的原则,直接从他手指上撸了下来,一入手也忍不住‘咦’了声道:“这戒指好像不像外表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怎么会这么重?”

    “是有点奇怪,回去我再问问师傅。”说着一个猛子扎进了水潭深处,在那搓洗着身上一路而来的风尘。

    6雪馨拿着那戒指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久,现除了重点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瞅了眼在水潭中雀跃的苗毅,她从天鹅般优雅的脖子上解下了一条饰品链子,打开锁扣穿进了戒指中,拿在手中晃了晃,颐使气指道:“过来!”

    苗毅看出了她的用意,哗的游了过来,伸出了自己的脖子,让她将链子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近距离的接触下,6雪馨身上的淡淡处子幽香让他心跳了一下,加上她胸口的饱满就在眼前,忍不住轻轻问道:“要不要下来一起洗?”

    “别以为可以修炼了就能欺负我,大色狼淹死你!”6雪馨笑骂了一声,伸手按在他的脑袋上,直接将他按进了水里,苗毅配合的不时冒出头来喊救命,惹得她笑嘻嘻不停。

    不过转身,她又到一旁的树杈上取下了一只老丝瓜的囊,让苗毅坐在了水潭边,开始帮他细心的搓背,看这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连工具都是提前备好的。

    苗毅的体型不是健壮庞大的公牛型,但是那一身贴身的腱子肌肉却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视觉冲击,线条起伏匀称而健美。6雪馨摸着那健硕的肌肉脸上也不由飘起了一丝绯红,幸好是背对着,苗毅也看不到。以前的时候不懂事也就罢了,如今双方都懂了人事,加上苗毅背着师傅东奔西走练出的好身板,说对女人没诱惑力是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