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五章 出家
    后半夜,苗毅也没了睡意,加上又担心妖怪还有帮手,便一直守在师傅身边持刀警惕四周。待到东方的天色露出鱼肚白来的时候,他才放松了下来,取了小锅乘上了清水架在了篝火上,就地取材割了蛇妖的肉开始熬煮蛇羹。

    天色开始大亮的时候,苗毅喊醒了苗老头,给他喂了一碗浓香四溢的蛇羹,热羹下肚后,苗老头脸色也开始有了点血色。这成了精的蛇妖肉身的确大补,苗毅自己稀里哗啦的喝了大锅后,只感觉浑身筋络热乎乎的,驱散了一身的疲惫。

    将所有东西收拾妥当归入行囊,灭了山坡上的篝火后,苗毅又重新砍了根树枝削成了木杖,献给苗老头时问道:“师父!我们要等那苏管家来查验吗?”

    苗老头一脸平和的摇了摇头道:“走吧!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他来不来和我没关系。”

    连日的绵绵细雨已经散去,天空晴朗,朝霞漫天,山野间的空气格外清新。苗毅背着师父迎着漫天的朝霞踏上了归途,石板坡上的灰烬中有青烟在晨霭中袅袅。

    山路上传来苗毅嘟囔的声音:“师父!你昨夜眨眼间纵横天地的本事我可都看见了,再说自己没修为,可就说不过去了,弟子是真的诚心想学啊!”

    话音还未落,便听‘咚’的一声响起,接着是苗毅‘哎哟’一声,苗老头的声音淡淡响起道:“我一身的修为早就尽废,只靠一点老底子守着一口元气苟延残喘,昨夜为救你已经是催动一身的精血化作一击,如今离死不远了,你这不孝的徒弟还来气我!”

    又听苗毅的声音不以为然的嘟囔道:“师父!实木的手杖打人很痛的,待会儿遇见竹林再给你换根空心的竹杖。”俩师徒嘀嘀咕咕的声音消失在前方的山路上……

    三个月后,风尘仆仆的师徒两人终于回到了仙侠宫境内的群山之中,穿梭在山间错落的农田之间,不时有劳作的农民停下手里的活向他们打招呼,这些人都是仙侠宫的雇农,享受着仙侠宫的庇护,日子也算过得与世无争,民风很淳朴,苗毅也不停的向他们笑着挥手问好,显然彼此之间都很熟悉。

    而苗毅每次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先到自己的小好友张胖子家里打声招呼,他熟门熟路的穿梭在田野阡陌上,朝前面山脚下的农舍走去,已经能听到鸡鸣狗吠的声音。苗老头静静的闭眼躺在椅子上任他,也知道这是他的老习惯了,对此倒是从来没有阻止过。

    刚跨过一条小溪,苗毅便愣住了,只见张胖子家门口有一宛若天仙的白衣少女站在那,在这田园麻桑的景致中犹如一躲盛开的梨花,是如此的清新脱俗,看一眼仿佛就有清香扑鼻。不说容貌,光凭这份气质就知道不是附近农家的儿女。

    明眸螓的白衣少女双手抓握在一起,站在张胖子家门口显得有些着急的走来走去。苗毅一看到她就笑了,长途跋涉的艰辛疲惫在瞬间荡然全无,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未婚妻6雪馨,同时也是仙侠宫掌门的独女。

    而6雪馨回间也无意中看到了他,满脸的着急霎时化作了春光灿烂,一声欢呼“苗毅”,便唰的像云朵般飘了过来,刚抓住了他的胳膊要表示亲昵,结果看到了苗毅身后藤椅上貌似瞌睡中的苗老头,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立刻对苗毅眨了眨,俏皮的吐了吐鲜红的小舌头,规规矩矩的走到苗老头跟前行礼道:“师傅!”

    她很小的时候,便听了父亲的话,跟着苗毅一起叫苗老头师傅,尽管这个师傅也从来没有传授过她什么。

    苗老头微微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颔道:“是馨丫头啊!”

    “是的!师傅您回来了啊!”6雪馨乖巧的问好。苗毅抓住了她的柔荑,牵着她的手往张胖子家边走边奇怪的问道:“刚才看你很着急的样子,生什么事了?”

    6雪馨一把拉住他,很严肃的面对他说道:“张胖子要出家做和尚了。”

    “做和尚?”苗毅一愣道:“他做和尚?我没听错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想到做和尚了?”连苗老头闻言后耳朵也动了动。

    6雪馨黛眉一皱,露出一付很讨厌的样子道:“前几天张胖子到山外的小镇上采买东西,结果无意中被一和尚给盯上了,一直跟到了这里来,说张胖子有佛缘,要收张胖子做徒弟。张胖子开始也不答应,后来那和尚舌若莲花,说动了张叔和张婶,还惊动了我父亲,可……可我父亲说仙侠宫惹不起这和尚,随张家自己的意思,让我不要多管闲事。”

    “恶僧!这不是强抢人么?”苗毅脸色一沉,松开了她的手就要去看个究竟。他小时候流浪街头时,饿下肚子和受人白眼都能忍受,可无法接受的便是有人仗势欺人。

    谁知刚走到张胖子家门口时,一个身穿月白色朴素僧袍的老僧迎面走了出来,老僧面目白净一脸慈祥,双掌合十于胸前,目光和蔼带着几许笑意的看着怒冲冲而来的苗毅,屹立在门口就像是一尊救苦救难的菩萨。那份气质让人如沐春风,竟让苗毅满腔的怒气消了大半,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质问。

    一根木杖伸了出来,在苗毅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错愕中的苗毅赶紧将师傅放了下来。坐在藤椅上的苗老头缓缓睁开了眼睛,浑浊的眼神盯着门口的和尚冷哼道:“大和尚!收徒收到人家门派的门口来了,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

    “老施主此言差矣!”和尚合十行礼笑道:“佛度有缘人,不偷不抢不逼迫,一切皆凭自愿,何来欺人太甚一说。”说着让开了身子,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新剃度的贼头贼脑的胖和尚,不过身上穿的还是原来的老衣服,还背了个鼓鼓囊囊的包裹,一付要出远门的样子,正擦着眼泪看着门外的几人呜咽。

    正是苗毅和6雪馨的小张胖子,而他身后则站着同样对儿子依依不舍的父母,也在抹眼泪。

    苗毅快步走了进去,拉住张胖子问道:“胖子!是不是他逼迫你出家的,你其实是不愿意的是不是?我师父在这里,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别怕!有什么就说什么。”6雪馨也走了进来连连点头。

    张胖子忽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一把熊抱住了苗毅,痛哭流涕道:“谁好好的喜欢出家啊!兄弟!我心里苦啊!苦得没地方倾诉啊!我也想娶个貌美如花的媳妇过好日子,就像雪馨这样漂亮的,可惜人家名花有主哇!”说着一把推开苗毅,擦了把眼泪鼻涕,抽泣道:“苗毅!你如果真的心疼兄弟,不想让兄弟我出家的话,不如我们打个商量。”

    “说!”苗毅很慷慨的应下了。张胖子立刻停住了哭声,小心翼翼的伸了个脑袋过来,弱弱道:“要不你退出,把雪馨让给我做老婆吧!那我肯定不出家了。”

    苗毅刚想点头,猛的现不对,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一脚踹得张胖子踉跄连连,指着他破口大骂道:“朋友妻不可欺,你……你做你的鬼和尚去吧!有多远死多远。”6雪馨也在那看着张胖子又气又恼。

    “嘿嘿!开玩笑的。”张胖子破涕为笑的猥琐了过来,朝着两人赔礼道歉:“我就知道不可能,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试试看,万一你讲义气答应了呢?那岂不是赚大了,谁知不出意料。哎!”叹了口气一本正经道:“我老张也是有志气有抱负的人,迟早也是要扬名立万的,哪能窝在这山窝里种一辈子的田,我师父说了。”他指向那和尚道:“只要我肯做他的弟子,他们那个什么门派的下一任掌门就给我做,若有反悔我随时可以还俗,掌门啊兄弟!”说到这里眼睛都绿光了。

    苗毅和6雪馨面面相觑,都怀疑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在他的身上。

    “羡慕了吧!”张胖子挤眉弄眼的搓了搓双手,张开双臂朝苗毅拥抱道:“我想清楚了,我是自愿出家的,干得不顺心再还俗回来就是了,你们也不用劝我了,就此告辞吧!”

    他抱完了苗毅,又想趁着两人迷糊的时候拥抱6雪馨,结果被苗毅怒目相视的一把给拽住。

    被识破了,张胖子干笑着走向了门外,又张开双臂要抱别苗老头,可惜苗老头的一根木杖顶在了他的肥肚子上,不让他靠近,他只能干笑笑作罢。

    最后光头张胖子又对苗毅和6雪馨交代了一番帮忙照顾照顾父母的话,便乖乖的站在了他师傅边上,有模有样的学着双手合十,可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临走前,那大和尚杵在苗老头座椅前看了一会儿,合十作揖道:“老施主已经是油尽灯枯,有什么要安排的还是早做安排吧!”

    “老夫的身体老夫比你清楚,不劳你大和尚费心。”苗老头一声冷哼闭上了眼睛。

    “阿弥陀佛!”大和尚合十宣了声人深省的佛号,便转身大步离开了,张胖子屁颠颠的跟在了他后面,还不时转身对着这边用力挥手告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