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章 除妖
    “师父懂得真多。”苗毅恭维了一句,对于他的见识来说,苗老头的这番话他能听懂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太过玄乎,至少目前还理解不了。他顺手往篝火中添了几根柴禾,转身侧躺在了行囊上,看着藤椅上的苗老头眨了眨眼睛问道:“师父您的修为一定很高吧?”

    跳跃的篝火光芒照耀在苗老头枯瘦的脸庞上晦明晦暗,背景是繁星点点的夜空,只见他眼皮沉重而缓慢的合上了,淡淡说道:“我是一个行将朽木的废人,哪有丝毫修为可言。”

    苗毅嘴角撇了撇,只当师父又在敷衍自己,因为连他的准岳父仙侠宫掌门都说师父是高人,更何况他亲眼目睹过师父除妖的凌厉手段。知道话题扯到修行上问不出什么东西来,苗毅转过身去双手将腰刀抓握在腹部,看着夜空中的繁星渐渐涌起睡意,耷拉上了眼皮。

    两师徒没了话说,星空下的夜变得静谧,只有火光闪耀和柴禾烧得爆裂开的啪啪声,两人似乎都睡着了,根本就没有把妖孽来袭的事放在心上。

    一直到深夜,感觉到温度渐低和火势渐弱的苗毅因为白日的疲惫,睡意朦胧中连眼皮都不愿睁开,随手摸了身边的柴禾扔进了篝火中,然后又继续昏昏睡去。

    就在火势重新高涨之际,一阵显得有些诡谲的风势突然袭来,吹得火苗高涨的篝火呼呼作响。苗毅一个激灵,几乎是下意识猛的坐了起来,如寒星般的眸子左右扫视,手已经握在了刀把上。

    他虽是一介凡人,但跟随师父四处游走除妖捉鬼,对一些有悖于自然现象的微妙区别已经有了敏锐的察觉。苗老头的眼睛亦缓缓睁开了,浑浊的眼神直接盯着篝火对面的夜色中,淡然道:“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鬼鬼祟祟。”

    “咯咯”一阵宛若银铃般的轻佻笑声在夜色中响起,一道红影从石板坡下飘了上来。

    来人是一位红裙粉妆的貌美女子,初看是正经人家的妇人,但在深更半夜出现在这荒山野岭就显得有些不太正常了。尤其是那瓜子脸上的狐媚妖娆之色,如今更是肆无忌惮的毫不收敛,哪来正经人家的妇道可言。

    苗毅霍然站了起来,飞扬的卧蚕眉下双眸冷峻,腰刀已经缓缓出鞘,在火光的照耀下寒光闪耀。这妇人正是他白天在苏家见过的那位小妾,师父所料不错,她果然追来了。

    “老东西!看来你早就知道我要来找你算账啊!”红妆妇人咯咯冷笑,眉心的位置渐渐涌起一株小小的、花开两瓣栩栩如生的白色莲花光影。

    苗毅的面色渐渐凝重起来,他虽没有踏入修行界,但长期寄居在仙侠宫门下,也知道修行界的修为划分。

    苍穹大世界的修为共分九品,以眉心莲花光影盛开的花瓣来区分,一瓣就是一品,九瓣就是九品。不过一至三品的时候,莲花还是白色,一旦达到四品的时候就会变成青色,而达到七品则会变成紫色,传说中的六圣便是修为已经达到了紫莲九品的高手。

    苗毅也曾问过师父原因,苗老头告诉他……人的眉心部位乃是一个人的精气神中枢,体内任何的细微变化都会在这个部位当其冲,又称印堂。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印堂上的色泽变化,在精通此类术数人的眼里,不但能看出身体状况来,甚至还能看出一个人的气运如何,是一个非常玄妙的地方。

    而修士的精气神远过常人,一旦运功便会产生由内而外的反应,印堂上立刻会幻化出玄妙的莲花光影,哪怕是修为再高深的人也难以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无法冒充。

    一见到对方的印堂开始显灵,苗毅便知道这妖孽是真的要动手了。苗老头微微摇头道:“想不到你这只蛇妖竟然已经跨入了白莲二品的境界,可见修炼天赋也不差。”

    “你这老东西也不简单,竟然能一眼看穿我的真身,让我实在有些想不通,只要我不运功泄露气息,恐怕就算是六圣也无法看穿吧!难不成你这老家伙的修为还能高过六圣不成?”红妆妇人笑得一阵花枝乱颤后,神情陡然一冷道:“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

    苗老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反而淡淡说道:“这个世界实在是有点意思,人魔妖鬼竟然能安然共处生活在一起,说来是那六圣自私的产物,但也算是功德无量。你竟敢公然违背六圣订下的游戏规则,难道就不怕六圣降罪?”

    红妆妇人当即翻了个白眼,嗤了声道:“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接着明眸流转道:“把你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了。”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就算杀了我,你做的事情也迟早是要暴露出来的。”苗老头没有丝毫怕死的味道,语气依旧淡然道:“你为什么不好好修炼反而要和凡人过不去,如果你道理说得过去,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大言不惭!”红妆妇人笑盈盈的舒展妙曼身姿,自我打量道:“道理自然是我有理,那苏家老爷有吃蛇羹的嗜好,我身为蛇族岂能置之不理。恰好我之修炼需要汲取阳气,于是他吃一条蛇,我就吸取他家一个人的阳气,这算是合理吧!而且我还陪他同床共枕曲意奉承,说起来还是他赚了。”

    说着竟然张嘴吐出了一根长长的鲜红蛇信子在嘴唇上舔了舔,目露妖光道:“谁知不晓得从哪里冒出你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家伙,你既然看穿了我的真身,那就留不得你。”红色身影骤然拉长,扑向了藤椅上的人,这是要杀人灭口。

    苗老头浑浊的眼球中瞬间闪现异样的光彩,枯瘦的手掌一挥,横在身前的竹杖以快得难以置信的度轰然射出,差点被这股气势彻底压灭的篝火,顿了顿又再次亮了起来。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条水桶般粗,通体血红的巨蛇如一座虹桥僵硬在了篝火的上面,獠牙吐信无比狰狞的蛇头离苗老头还不到两米的距离,七寸的位置插着那根竹杖,鳞甲破裂的腹内心脏同样碎裂,鲜血淅沥沥的飙射出来。

    巨蛇难以置信的慢慢回头看去,它无法想象这个貌不惊人的残废老头出手竟然快到了如此地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自己连躲避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几乎就在这同时,苗毅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凌空跳起双手握住腰刀,借助下坠的力道一刀狂劈而下,“咔嚓”一声直接将那硕大的蛇头整个给砍了下来。同时凌空一脚踹出,力道十足的将那断口刚喷射出鲜血的蛇身给踹向了一边,免得喷到师父身上。

    可就在他还没落地的时候,一道灰影从夜空中冲下,掠空划出弧线,探出双爪迅无比的抓住了苗毅的双臂,直接拖着飞走了。

    苗老头目中精光暴闪,看到是一只大蝙蝠抓走了苗毅,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那蛇妖竟然还带了帮手来。若是放在自己身体正常的时候有埋伏肯定瞒不过自己,奈何如今自己的修为全失无法察觉。

    他有所不知的是,那蛇妖见他一眼能看穿自己的真身,心中多少存了小心,于是才邀了一个好友来助阵。而那暗暗漂浮在夜色中的蝙蝠精也没想到这老头如此厉害,一举便将蛇妖给斩杀,他不敢再对苗老头直接动手,遂抓住机会将苗毅给抓了,准备以此做要挟为好友报仇。

    “孽畜!”苗老头一声冷喝在夜色中炸响,右手一挥擦过左手食指上的戒指,一道寒光快似流星射向夜空,“啊”夜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蝙蝠精直接被斩杀成了两截。而那道寒光也转眼间闪回了戒指中,蝙蝠精一死苗毅便手舞足蹈的从高空之上掉了下来,他一凡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到地上必死无疑,在空中哇哇叫的大喊:“师父救我!”

    “咳咳!”苗老头直接咳出了一口鲜血吐出,来不及多想,抬手一拍藤椅的扶手,身形如同一道虚影般的射向远方,凌空一把抓住下坠的苗毅,如云卷云舒,直接将苗毅给抓了回来扔在了地上,而重新躺回藤椅上的他却是面如金纸,神情虚弱的喘着粗气,似乎大伤了元气。

    拄刀爬起的苗毅惊魂未定的看看自己身上,现除了被抓的地方有些血痕,并没有受什么伤。再看看远方的夜空,又看看自己的脚下,他刚才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耳边只听到呼呼响的风声,自己便在眨眼间被师傅从那么远的地方给救了回来,简直太神奇了。

    待他现苗老头的脸色极为难看后,赶紧跑了过来问道:“师父!你没事吧?”苗老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休息一下就好了。

    苗毅这才稍稍放心了下来,将原地清理了一下后,见苗老头还是如此虚弱的样子,便将火生旺了些,把师父的座椅也给搬得靠近了一点火堆。随后又跑到山脚下的小溪边,将沾了一身腥臭的蝙蝠血进行了清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