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二章 石板坡
    将师傅和座椅搬到路旁的干净草地上后,苗老头终于睁开了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跟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苏管家,又抬头看了看天色,才问道:“天色已晚,苏管家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苏管家走到他正面恭敬的行了一礼,方面露哀色道:“师傅乃是高人,之前多有得罪了。不瞒师傅说,苏家近几个月祸事连连,连小人仅有的一独子也横遭了不测,让小人伤痛欲绝……”他说到了伤心处,衣袖掩面有些泣不成声了。

    苗老头面色平和道:“该说的我在苏府就已经说了,可是你家老爷不信,我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盗亦有道,你总不能让我强行为你苏府除妖吧!”

    苏管家提着衣袖擦了擦眼泪,道:“师傅之前的话的确有些耸人听闻,试问这整个苍穹大世界在六圣的煌煌天威之下,有几个妖魔鬼怪敢跑到民宅里面作恶的,可我也是听了师傅话后才回想起了一些端倪,苏府正是迎了新夫人过门后才连连生祸事,我身为管家统领阖府上下的事务,知道的事情比别人要清楚些,如今想想那位新夫人的一些举动,的确有许多可疑之处。”

    站在师傅座椅旁,手扶腰刀的苗毅一听这话就来气,冷笑道:“你知道她可疑又怎么样,苏府又不是你做主,我们没理由干那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是是是,小师傅说的对。”苏管家连连赔笑,伸手到腰上摸出了钱袋子,双手奉上道:“小人请了那么多的和尚道士都没能看出什么来,反倒是师傅一眼就看出了那妖孽,就凭这一点,师傅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还请师傅高抬贵手为死去的小儿报仇。”

    苗毅看着送到跟前鼓鼓囊囊的钱袋子,不知道收还是不收好。说实话两师徒下山一次长途跋涉也不容易,为的也就是赚点过日子的辛苦钱,可是有本事除妖的人是苗老头,而不是他,而苗老头虽然残废了,但骨子里透着清高,向来不吃嗟来之食,收不收这钱还要看苗老头的意思。

    谁知苗老头微微点了下头,这是示意他可以收下了,苗毅自然毫不犹豫的收下来,他做人也坦荡,当场打开了钱袋子当着两人的面清点。小拇指宽长的薄薄白晶币有两百多块,青晶币有八块。

    晶币分白、青、紫三种,兑换比例是依次一比一千,白晶最次。晶币乃是整个苍穹大世界的通用货币,更是修士手中的消耗品,高阶修士炼制各种法器都要萃取晶币中的金精,法器的损耗修补也都需要萃取晶币中的金精来修复,而三种晶币的价值区分也正是由里面所蕴含金精的多少来决定的。

    清点过后,苗毅扎起钱袋子低头道:“师傅!大概八千多块白晶,够我们回仙侠宫用一年了。”

    苏管家听到‘仙侠宫’三个字顿时眼睛一亮,他虽然没听说过仙侠宫,但却听出了这师徒俩是修行界某个门派的人,马上对师徒二人除妖寄予了巨大的希望,他哪知道这俩师徒只是寄居在仙侠宫的山门下而已。

    苗老头微微颔,看向他道:“这钱我也不白收你的,今天我揭穿那妖孽的原形后,那妖孽已经对我动了杀机,今夜必定会追踪而来报复,我替你除了这妖孽便是。”

    “这……”苏管家有些犹豫道:“天色已晚,两位师傅不回陪安镇落脚吗?我可以帮两位师傅做安排。”

    苗老头看了他一眼,知道对方多少担心自己是收了钱不办事的骗子,想让自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事情给解决了,遂闭上了眼睛缓缓说道:“苗毅!把钱还给他。”

    苗毅怔了一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把钱袋子给递了回去。苏管家一惊,知道对方法眼如炬看穿了自己的心思,连连推回钱袋子道:“一切依师傅,一切依师傅做主,只要能为死去的小儿报仇便行。”

    苗老头闭着眼睛淡然道:“我来陪安镇时,见离此十里的路旁有一处石板坡,我今夜就在那解决那妖孽,你明天来给那妖孽收尸便是。你若是担心我骗你的钱财,现在就可以把钱收回去,否则就不要再啰嗦了。”

    苗毅听懂了意思,感情这管家怕自己俩师徒是骗子,遂有些恼怒的将钱袋子扔了回去。苏管家连忙从草地上捡起,连连赔礼的塞回了苗毅的手中,道:“小人听师傅的安排,明早来给那妖孽收尸。”说完作了个揖便跑了,对他来说与其忍受丧子之痛,不如花钱买一次报仇的机会,毕竟这点钱想到六圣会请人是不可能的,干脆死马当做活马医赌一次。

    苗老头手上的竹杖又横在了藤椅扶手的卡槽上,苗毅有些兴奋的将钱袋子收起,把藤椅又重新背在了身后,背着师傅继续前行。他并不是贪财之人,然而有了这笔足够维持一年生计的钱,就不用再东奔西跑的找下一趟活了,可以很快回到仙侠宫见到自己漂亮的未婚妻了。

    等俩师徒到了十里外的石板坡,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在苗老头的指点下,苗毅背着他爬上了路旁数十米高的石头山坡。在微凉的夜风中站在山顶环顾四周,竟能隐隐看到远处陪安镇的点点灯火。

    将藤椅放下后,苗毅便要下山搜寻柴火,静静坐在山顶夜色中的苗老头突然头也不回的出声道:“那妖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你小心点。”苗毅唰的拔出了腰刀晃了晃说:“没事!”便一溜烟的跑下了山,窜到对面的林子里搜罗去了,看他麻利的动作就知道是习惯了山野生活的人。

    空寂的山野中传来一阵刀砍树木的声音,没多久苗毅便从山下扛了根砍掉了枝叶的大树上来,步履沉稳而轻迈,可见一身的蛮力不小。他就在山顶上摸着黑噼里啪啦的将一颗大树给砍成了一堆柴火,开始在山顶上生火。

    湿润的柴火想烧着很麻烦,但是对苗毅来说算不了什么,他自有办法,很快就在石头山顶上烧起了一堆旺盛的篝火。不过刚烧着的湿柴烟雾很浓很熏人,苗毅迅将师傅和座椅搬到了顺风的方向,避免烟熏火燎,又将其它的湿柴搬到篝火旁烘烤。有这么一堆柴火足够他们熬过一夜。

    “咕噜”声在肚子里响起,苗毅摸了摸肚子,等他忙完这些,晚饭时间早就过了,加上他又是身强力壮长身体的时候,比起一般人饿得更快。他往篝火中扔了些柴火进去,又跑下了山钻进了对面的野林中。

    等他再从林中出来时,手上已经提了两只野兔,也不知道他黑灯瞎火的怎么弄到的。跑到山脚下的小溪旁摸黑迅处理干净了,才回来支在了篝火上开始烧烤,接着又从行囊中摸出了两块白面干馍,用木棍插在了篝火旁加热。

    从头到尾都是如此的驾轻就熟,他在这初来咋到的山野中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根本没有一般人露宿野外的窘境。而苗老头也丝毫不担心他,显然是司空见惯了,一直闭着眼睛半躺半靠在藤椅上未出一声,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

    烧烤的兔肉开始肉香四溢嗞嗞流油的时候,苗毅擦干净腰刀,一块烤热的白面干馍被拦腰削成了三片,然后又从烤熟的兔腿上削下好几片带油盐的肥美兔肉,夹在了三片白馍中间,最后取了装水的竹筒打开塞子,抽了根准备好的空心麦秆插进了竹筒中。

    这才走到苗老头身边轻声喊道:“师傅!吃点东西吧!”苗老头睁开了眼睛,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先抿唇衔住麦秆吸了口水润喉咙,才慢慢啃起了夹肉的白面馒头。

    见师傅没什么异常反应,还合胃口,苗毅这才坐回了篝火旁,将搭在胸口的乌黑辫子掸到了身后,抱起金黄流油的烤兔狼吞虎咽起来。很快便将两只烤兔和一块白面馍馍给消灭了,拿起身边的竹筒灌了口水,麻利的擦干净手后,才打着饱嗝的拍了拍无比舒坦的肚子。

    苗老头的食量很小,苗毅大快朵颐后,他才慢慢将手中的东西给吃完了。苗毅将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方舒坦的躺在了篝火旁烤得热热的地面上。

    夜空已经出现了繁星点点,苗毅脑袋枕在行囊上,望着夜空忽然问道:“师傅!我听说宇宙中除了我们苍穹大世界外,传说中还有一个无极大世界,听说那里有许多修为高深之辈,能够不吃不喝长生不死,是真的吗?”

    “是馨丫头跟你说的吧!”苗老头双眼微微睁开,看向远方无尽的星空,哼了声道:“只要是实体意义上的人,就不可能不吃不喝,除非他是死人还差不多,只是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地步,的确能改变维持身体机能运转的能量摄入方式。所谓的长生是延长人的寿命,想不死?连宇宙都一直在生生灭灭,更何况是无法脱宇宙的人,这只是人的野心罢了。”

    ps:新书上传,急需推荐票支援,麻烦新老书友们帮忙点击上下方都有的“投推荐票”,谢谢支持!(未完待续)